乙女白雅

◆23◆出行

住家野狼2016-9-20 22:29:38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年过得,实在诡异万分。

    三哥的情绪,瞧不出一丝异样,还像往日一样淡然,仿佛那天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我也楞装没心眼子,他老僧入定我也不差,装傻谁不会呀,甚至有时还故意逗他,说什么:“三哥呀,那天你送我回去的么?雅雅没什么印象了耶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他语气不漏丝毫紧张。心里翻个白眼,继续装哈!

    “不过怪怪的尤其是”我扭扭捏捏的就是不说个明白

    “小妹有什么不妥?”我偷眼瞄见他腿侧的手已经微握成拳状。哼,17岁跟我斗!

    “早晨起来,小碧小月说并没有帮我换过衣服可是”我装作黯然预泣,好不委屈。

    “是三哥帮小妹脱掉的,那天梦之着你的小婢女可以自行玩乐守岁,后来三哥想服侍小妹就寝又不好帮小妹换寝衣,所以帮小妹盖起被子,在里面帮小妹脱的衣物。小妹,小妹不会责怪三哥吧”说的正直可鉴,说道最后一句,语气自怨自艾,低下头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睑,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我庐山瀑布汗了要不是我记得当时发生的所有事情,真的会毫无疑问的相信他。谁能联想到这么风度翩翩,这么仙姿濯濯的人儿,能是那乘人之危,连说谎都不打草稿还理所当然的家伙???

    “小妹没有怪三哥。三哥是小妹的亲哥哥,又不会对我有什么邪念小妹相信三哥!”我也不赖,说让人窝心的话谁不会?果然安阳眉毛一动,然后又冲我笑得非常值得信任。这厮,打蛇顺棍上啊!

    话说,年过的差不多,爹爹二叔打算带我和白安阳启程去探望,哦不,是押送大哥回家完婚。白梦之要在家帮他爹爹料理商铺,不能同行。这家伙看我和三哥上马车的眼神幽怨,恨不得死皮赖脸的随我俩去了。阿情也被三哥以学艺未成,不可擅自中断为由,强行留在家里扔给梦之。阿情听到这话看看发命令的人没说什么,我倒不乐意了,这几年宝贝阿情一直和我在一起,何时分开过?

    “阿情得跟我去啊,要不我的安全谁负责?”

    “小妹乖,有三哥和三哥的影,你还有什么可危险的?”

    “可是”

    “主子放心去吧,情也想早日能够独当一面可以保护主子。”我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咬着嘴唇转身上车。

    我同白安阳和他的影一个马车。车内豪华舒适,居然内壁以淡紫色的天鹅绒包成软厢,两侧的长榻也铺垫的香软舒服。三哥拉开桌下匣子,一层是致的点心盒子,内装平时我爱吃的各式小糕点;一层装着满满的书籍,都是我爱看的小说,还有几本他的什么书;一层棋盘棋盒,九连环,我的拼图真是细心的可以,样样齐全。我和三哥面对面坐在窗口桌侧,他的影坐在门旁,正饶有兴味的看着我,我也只好看着他。这个影说实话长得还可以,虽然比不上三哥英俊,但也是个上等货色,一双大眼灵动极了,好像时时都饱含着笑意,怎么都让人生气不起来我放弃,比不眨眼我比不过你!

    窗外肃杀的景色没有什么好看的,爹爹说我们坐马车要坐两天一夜才会到,好无聊啊

    我百无聊赖的靠着软垫吃点心看小说,三哥和他的影一点动静都不发出,整个车厢内只有我吧唧吧唧呼噜呼噜哗啦哗啦吃东西和喝茶水翻书页的声音发出。我一抬头,三哥手肘撑在桌子上假寐,那个影还是笑意盈盈的盯着我看- -~我靠,I 服了 YOU!

    “你什么时候跟的三哥?”那就聊天吧。

    “回五小姐,魅打主子11岁就跟着主子了,今年刚好六年整。”他发现我终于肯理他了,很是高兴。“因为当初老爷们都以为我主子是文弱书生的材料,破格先让主子挑的影。”他好爱说话啊

    “这样哦,我说都没见梦之表哥有影呢。”

    “是呀,表少爷的武功那么好,鲜少有影能配得上的。啊,五小姐的影阿情,魅也认得。想听他的事吗?阿情小时候倔强的很,和谁都不肯亲近,因为年纪小,经常受欺负啊。”他眼珠一转继续道“后来我跟主子上山就很少回来,不过听说阿情稍微长大点的时候,因为容貌美艳的像个女娃,没少受到排挤啊还有”

    “魅,话有些多。”三哥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或许一直也没有睡着。

    “是主子。”魅乖乖的把嘴巴闭起来,只是圆溜溜的眼珠不断乱转配合上表情,真是眼睛会说话啊。不过不能否认的,三哥的影,是个话痨!

    安阳见我没人聊天又躺回去,对我伸出手说“小妹过来靠着三哥把,暖和些。”又看了一眼魅,那家伙识相的坐到我这边。我正低头找鞋子打算过去,三哥一伸手把我抱过去侧坐在他腿上,又细心的拿过薄被给我盖上,并把手炉塞在里面。我懒洋洋的靠在安阳颈间,他一手环抱着我,一首拿起一本书看着,需要翻页的时候,他拍拍我,我就帮他把页翻过,不认识的还以为郎情妾意呢。后来我翻过去脸冲着他的口,就着他好闻的气息呼呼睡了过去

    北方的冬天天色暗的非常早,一般申时已经开始黄昏起来了,到了酉时就很黑了。打听着外面似乎嚷嚷着在过不到一个时辰就到客栈了。我百无聊赖的终于第N觉醒了过来,发现三哥正抱着我歪头小睡,脸孔离我极近,我都数得清他的睫毛。我挪挪身子,有些发麻,却发现三哥的那条东西正亢奋着抵在我屁股上,- -||,好吧我理解,我理解男人在睡觉的时候总要勃起个5,6回的但是怎么这种要命的时候被我不小心遇见?我脸颊绯红正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的时候,抬头却发现,三哥晶亮柔和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呢!他他他什么时候醒来的??只看他俊颜慢慢放大,离我越来越近,我不禁开始吞咽口水,尤其下面还顶着一火热的那玩意他嘴唇几乎是碰这我的耳珠声音低迷的说道“小妹刚睡醒的样子真是春意盎然,看起来可口的很,哥哥真不想这样的你被别人见到。”我被这灼热的气息喷的耳朵一阵酥麻,回头向魅看去,只见他闭着眼睛睡他的觉,不为所动。回过头来才想到,这家伙是在调戏我?!

    “三哥啊,”我因为才睡醒,嗓音也沙哑的可以“三哥袍子下藏的什么?硬硬的,硌着雅雅了。”我是无辜无知少女~~~跟我玩的?只听对面魅“噗”的一声喷出来,装睡装不成了吧!

    “主子睡醒口渴,我去给主子和五小姐拿水来。”说完也不等三哥示下,掀帘子就往车外跳

    我被开门的冷风冻的一激灵,把头往安阳怀里缩了缩,谁知他低吟的声音从脑袋上方传来“小妹说什么很硌?抓出来让三哥看看”怎么抓?这个流氓,居然想让我他!!

    “就是这个啊”我动动屁股,表示在PP下面呢。因为摩擦三哥看我的眼神眯了一下,愈加火热感。

    “噢?三哥抱着小妹不方便伸手,小妹抓起来三哥看看。”居然声线丝毫不乱。

    “嗯”作茧自缚,我硬着头皮往上上。我颤颤巍巍的伸出小手探向那个捣乱的东西,刚刚附上简直要被它烫的收回手去,好好大好热噢果然人不可貌相!

    “噢”安阳抱着我的身子一紧,忍不住叹息出声。

    “三哥”我装作要抓起来的样子拽了几拽,当然纹丝不动,而且很像上下套弄“三哥,小妹拿不起来啊”我都瀑布汗了我俩心知肚明的,在这玩什么呢???厄,关键是,他不知道我肚明啊白雅雅还没有行过成人礼,又没有要出嫁,怎么可能有人给我讲这些东西?洞与鳗鱼的故事?希望这家伙一会不要号称,自己那话儿肿了,只有放在妹妹那什么里才能消肿Orz

    “噢,宝贝。”他嘴唇抵在我的鬓角喘息,“继续好么雅雅?”我囧!

    “三哥不舒服了么?要不要叫爹爹?”我受不了!

    “不,不知道为什么,雅雅那样碰哥哥,哥哥舒服的不得了。再来一次好不好,小妹?”他一句话用了两个称呼,语气诚恳而且不含邪念,神情恳求,表情无辜。我几乎眼角抽搐,不知道为什么??骗鬼!我认命的上下套弄着安阳大的昂扬,真的好噢这个尺寸要是进入我14岁的身体里天,我会死的吧,可是我却开始兴奋起来。他眯起眼睛看着我越来越娇艳欲滴的脸庞,当我手到底的时候他就闷哼出声表情享受,我眼眸逐渐湿润水亮,氤氲的布满雾气,这个气氛实在是太暧昧被沾染的口干舌燥。

    三哥又闷哼一声,按住我的手,我知道再套弄一会,可能他就要缴枪了。安阳托住我的后脑,急切的寻着我的唇,反复吸吮,我紧闭着嘴唇,没想好该不该回应他的热情,乱伦啊谁知他邪恶的大掌爬上我的酥,捏住一只浑圆,“啊”我惊叫出声,他趁机把舌头伸进我的口中肆虐几乎探到我的喉咙!法式深吻果然不是人干的事,我被吻的昏头转向,极力攀附着他,汲取他口中唯一的氧气来源

    “宝贝,你味道真好”他抵住我的嘴唇喃喃道。目光迷漾的注视着我,眼眸被情欲染上了沉沦的颜色,像堕落的天使。我大口大口的喘气,没空答他“宝贝你不要这么水嫩嫩的好不好,哥哥会忍不住想把你吃掉”他又亲了一下我微肿的红唇。“魅,把药膏拿来。”他低声道,帘子刷的被掀起来,魅跳了上来,原来他一直在外面555555,他目光暧昧的来回巡视在三哥和我的脸上。“还有多久到客栈?”

    “回主子,前面已经看到灯光了。”魅尽职尽责的回答着,却看着我水汪汪的眼睛眨也不眨仿佛被他看穿我刚才做了什么似的不禁害羞起来,啊是和哥哥呐。

    “小妹抬起头,三哥给你上药膏,要不一会见到爹爹嘴巴还是肿肿的”三哥好温柔我乖乖的让他抹药,魅还在一旁乐不可支,三哥睨了他一眼就不见声响了唔,真混乱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