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21◆反击

住家野狼2016-9-20 22:28:47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家里没事游荡着几个俊男真是养眼的一件事啊,多看有益身心健康,多看可以提神醒目,多看可以体分泌丰富是口水了啦!当然了主要治疗花痴之症。

    谁?谁是花痴?我不知道啊

    新年年年过,今年大不同。

    先是师傅突然失踪,当然了在爹爹和二叔那不叫失踪了就,那叫有事需远行,自此开始了我的毕业生活。其次家里多了两个闲人,三哥和白梦之咯。说是闲人一点不为过,大哥呢还在京都忙活着生意算是有为青年,可是家里这二位,每天游手好闲,不帮爹爹三叔料理账务,还美其名曰“父亲们还身强体壮,暂时不需要退休”,也不出门看看市场供求,也说是“还跟去年一个样”,整天窝在家里,顿顿饭都能看见他们。不过在他们都“很有空”的情况下,我家宝贝阿情的武艺可算得上是突飞猛进,算是小小的安慰。就怕他成天和那两个不良少年混在一起会不会被带坏,可能越来越浪?可能越来越鬼?

    自从上次在爹爹书房出来后,我对三哥的印象简直一落千丈,从个谪仙的温润如玉妙童子,变成表里不一假讪狐狸,举止言行严重遭到BS。本来招牌的温柔微笑变成皮笑不笑,本来端庄大方的翩翩风度变成伪善做作。三哥对遭受此待遇只是微笑不以为意。话说自从看清这厮的真面目以后,真的觉得这家伙很会演艺,平常绝对看不出来的光啊,诡秘啊~~都分不同时期从他眼中见到过。比如某次他陪我出去购物,厄也就是坐在马车里到地方下车,再上车,再下车之类的。在布庄里遇见小姑娘对他暗送秋波啊,又没新意的假装掉了帕子啊,他彬彬有礼的都只做不知状,我站的远远的预防他拿我当挡箭牌,省的平白遭人家白眼。那MM银牙都快咬碎了也不见心仪的人儿有反应,最后终于鼓起勇气站出去小声表白,谁知他假装恍然大悟,适时的伸出芊芊玉指往我的方向一指说“姑娘抱歉的很,在下刚刚成亲,这位便是我娘子。我我又惧内得很,实不敢与姑娘你”说着还无辜的看了我一眼,真装的好像有这么回事似的,那姑娘遭拒脸皮都要胀破,跺脚转身走了,路过我身边时那怨毒的眼神啊

    “三哥真不厚道”我晃悠过去。

    “有事小妹服其劳”

    “说真的我们长得那么不像么?都没有人认为是兄妹哎?”他的脸又自己的“是那姑娘眼神不好吧”没等我说完三哥抓下我的手深情的放在嘴畔,用柔的可以滴下水的眼眸注视着我,在我快要被弄蒙的时候,只听

    “小爷和夫人久等了,您二位要的料子,小佬找了半天才只这么半匹,您看”我瞪了白安阳一眼,这厮是故意的!

    “那有货就给爷留着,改天再光顾吧”然后自然的揽过我的腰,笑的甜蜜“走吧,娘子”又贴在我耳边喃喃道“看吧,果然比较像夫妻。”只为了证实这个?无语。看着这个温润如美玉般的男子,嘴角忍不住上扬,奇怪的家庭里都生下像我们般奇怪的小孩么?

    爆竹声声,院子里也被装饰的火树银花,池塘的厚冰上,也被点缀着朵朵绢质的芙蓉,上燃的红烛似火,新年真的来到了。我早被小碧小月装饰的左一只金钗右一挂宝石,只有家里有大场面的时候我才会梳起头发。在反对无效后终于被迫画上每年一度的浓妆。蜜色双颊,红艳欲滴的朱唇,黛眉斜飞入鬓。外头又罩茜素红的披风,下摆领口滚着一圈白绒绒的兔毛,配着白皙无暇的脸庞,显得整个人粉嘟嘟的。晌午以后来串门子的人简直络绎不绝,爹爹和二叔三叔接礼物接到手软,梦之和三哥去帮忙冲场面,终于在接近晚宴的时辰闲暇下来。厅里仆众婢女进进出出布置前菜果蔬,个个笑语嫣然好不热闹,我和小碧小月坐在门口院子里烤着红薯,香气四溢。

    “啊,小妹真会躲懒”三哥大步走了过来,“我们两个连同父亲叔叔在外面忙得不像样子,你却惬意的很啊。”说罢点了点我的额头。

    “第一次见小公主盛装的样子,果然明艳照人。”白梦之这妖也踱了过来,两修长的手指抚着光洁的下巴,眼睛贼亮“不知将来谁何其有幸能娶得佳人啊”这俩家伙今天也穿的十分正经,妖身着绛红长袍,连三哥也一改每天淡蓝色的衣裳,弄了一身紫色,把往日的仙风道骨显得多了几分烟火气,很是富贵。

    “梦之等不及了么?”两个人眉来眼去,说着自以为很隐晦的闲话,我和小碧对视一眼,这俩臭不要脸的。

    “至于谁能娶得我还是未知”我慢慢起身款款向白梦之走去,语速同样缓慢暧昧“况且是福是祸也说不准怎么梦之哥哥对这个很感兴趣么?”我笑靥如花,眼波含春,在与他几乎脚尖碰脚尖的距离站稳,扬起头注视着他,甜腻的呼吸几乎能喷到他脸上去“要是感兴趣的话,雅雅可头痛了醒之小家伙和我可是青梅竹马啊”他盯着我的红唇眼神深邃,似乎往日的轻佻和警醒都去了不少。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装扮妖娆的很,不禁些许得意,要你们闲来无事的耍我,尝到滋味了吧。“啊,你们回来了,爹爹也快下来了吧,雅雅去迎迎。”说罢抬脚就走,擦肩而过的时候风拂起的发丝缠绕过他的衣襟。走了两步回过头,“梦之哥哥那年给的香囊雅雅一直摆在秀犊内好生喜欢,只是不知药效还在不在”我眼睛一转,白梦之接到“改天闲了帮表妹瞧瞧。”挑了旁边三哥一眼,还是浅浅的笑着,瞧不出情绪,“那就恭候梦之哥哥了。”转头去了。

    “主子,小碧就不明白了,主子刚才的话,到底是要梦之少爷放弃呢,还是不放弃呢?”小碧紧跟着我发出疑惑,她不明白我开始提到醒之是要告诉白梦之不要和弟弟争女人,可是后头又单独约他来我闺房,到底是要给他机会呢还是要他知难而退?

    “这个嘛看他怎么理解咯。想嫁给谁这种事我本没考虑过,为时尚早得很,只是先让他们困扰迷糊一下,别搞得好像本小姐就没脾气似的听他们闲言闲语。”

    “早?主子过年就十四岁了,正当时出嫁的好年纪啊,还差未行过成人礼,礼成后,盎然城的大户人家就都知道白家的五小姐待字闺中了,凭主子的容貌才华,那些家有公子爷的人家肯定早早上门提亲,到时候就是不考虑也要考虑了呀!”小月丫头真会讲大道理。另外,我容貌稍微有一点,哪里来的什么才华~~~果然孩子还是自己家的好。

    “主子”没等我说话小碧就接过话头,“小碧一直奇怪,按理来说,主子12岁及第以后,前年或是去年老爷就可以着手主持成年礼,可是怎么一直拖到小姐14都还没有动静。”小碧看着我,说是问句却像早就有了答案。

    “一定是老爷舍不得主子这么早离开他啊”小月按常理猜到。

    “呵呵,小碧还是那天的意思?莫非爹爹和三叔早就约定好,没有成年礼,别人就不注意白家还有个小女儿”我眼神灼灼的看着小碧。

    她接到“那样就不会有人过早提亲到时候一举行主子的成年礼,转头就可以把主子嫁给”

    “白梦之或白醒之勒。”我俩对视的含情脉脉

    “主子小碧,你们怎么说的好像大老爷三老爷他们早有谋的样子呢?”小月看着我俩一唱一和的非常不赞同。

    “呵呵~~此话原不为过。”谋?倒谈不上。但是预谋,可能早就有了。但是我的心呢?对于嫁给他们有没有排斥呢?对于古代人的包办婚姻的态度呢?我努力的想找到一丝丝情绪波动,但是徒劳无功。不是我实在没心没肺的不在乎,就是我对于被安排的对象还比较满意。可能都有些?那为什么对象是白醒之或是白梦之我都没什么差别呢?我都满意?黑线,厄,不会吧。可能是都不喜欢!那我喜欢谁呢?为什么脑海里跳跃而出的确是小4的脸莫非我有恋兄情节- -||~,若要如此,我在乎嘛?

    不,我不在乎

    微微一笑,仰起头。

    白雅雅养在深宅大院,能见到几个男孩?何况能够使我动心的呢,不过,刨除近亲的关系,家里这几个也不错

    这头

    这头白梦之和白安阳看着雅雅的背影面面相觑,似乎什么好像不一样了呢?颇有种家有小女初长成的感觉。

    “安阳,你看”堂堂风流少爷,自小就在女人堆里打混,居然被这尚嫩的风情弄得能够恍神一下,也算是栽了。斜眼再看安阳,那家伙居然深思起来了。

    “呵,有趣!”白安阳淡淡的笑起来,若说本来自己掺和这趟老四梦之的三角恋是为了好玩与好奇。好奇一个年纪小小的女孩,居然能另自己的亲生哥哥动情,能令一个花心大少迷恋,是什么原因?好玩是因为他想离近了看看自己这个亲妹妹,逗弄戏耍这样的她,像对待个可爱宠物。谁成想直到今日,这女孩骨子里的某样东西才开始漫漫透漏出来,是什么呢?邪魅?迷漾?还是

    只是安阳似乎忘记了,最终能够让人深陷的东西,开始给人的感受总是甜蜜的。还有他们一直在忽视的弟弟,醒之似乎那个爱哭的,胆小懦弱的,丝毫造不成威胁力的家伙正在不断的长大,三年以后再见的他,又会是什么样子呢?白家的孩子怎么可能有一个会纯良无害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