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19◆作者强行番外《结束我作为充气娃娃的上半生》中

住家野狼2016-9-20 22:27:52Ctrl+D 收藏本站

    情景五:

    腰酸背痛腿抽筋,上五楼?上床都很费劲!

    “雅雅,他们都好鲁呀,要不以后就跟四哥在一起不要理那帮禽兽啦。”小4某些时候还是很温柔的,比如现在在帮我肩胛处的牙印子上药,再加上我看不见他奸诈的表情的话。

    “好啊,如果你今天打算放过我的话”我懒洋洋的趴在床上。

    “真的啊,可不可以给哥哥画押代表诚意”

    “啊?怎么画?”

    “就在你身上写上——白展风专属。就可以啦~~~”

    “可以个头啊。”

    “嗯的确写字不大好看哈,那画上我们欢爱的春?”

    “去死”

    “嗯?也太直接?那哥哥给你种一圈红草莓项链吧,还有手链,臂环,脚链啊”说着开始上下其手“雅雅不要推开我啊,哥哥想你想的很苦嗯嗯宝贝你真甜”

    “不要啊小4我没力气了啦,过几天补偿你好不好啊”他的大头一直在我颈间,色情的舌头添啊添的,不知道我已经被他们调教的格外敏感了么?

    “雅雅都被他们教坏了不过放心,要是累了你睡你的就好,我自己来”

    “不可以!”

    “啊,太绝情了。那哥哥哄你睡觉”

    “嗯”

    一盏茶后

    “小4你有完没有!!你这样我怎么睡觉啊”

    “雅啊可是你都湿掉了!”

    “那也不做!和你呆在一张床上太危险。”

    “喂”这家伙光不出溜的抱起也没穿什么的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做什么?”

    “我们不在床上就可以了啊。看,小爷儿抱着,你睡着这待遇~”摇啊摇的也算舒服,我把头枕在他肩膀上闭起眼睛。!!!下面那颤抖的东西是什么?“小4,你把你那东西收起来好不好啊”正抵在我那里

    “喂小姐啊,你讲不讲理,我怀里抱着个裸女还不准我有反应么?”

    “厄那你放下啊”

    “你说和我呆在一张床上很危险”这绝对是指控!

    “你可以不在床上啊”我心很虚

    “要我去睡外面么?小没良心的。”

    “好啦好啦我不挑了还不行么?”这样依附一个人的时候,好像回到了孩提时代噢。厄下面那条东西越来越烫,越来越大,随着小4的走动一下一下的顶弄着我的花弄得我一阵阵发麻,真不知是他有意还是无意。

    “雅?”小4声音沙哑。

    “嗯”

    “你想知道我在你身体里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么?”听了这话,我心尖发烫

    “想啊44”

    “唔,那给哥哥亲一下,哥哥就说给你听啊”说着找到我的嘴唇含住,吸允,我伸出舌头和他纠缠,口腔里都是他的气息下面的男龙硬挺到颤抖,不住的研磨着口,而我的花瓣已经绽放,一波波热浪从小腹蹿腾而上“雅雅的小紧致的要命,一进去就被你吸住,想往前推进的时候仿佛要推开层层阻碍,而要拔出来的时候呢,又困难的很,好像千万张小嘴都在吸吮哥哥的,快感像一个冷战一样从腰腹直窜到后背啊雅雅的里面又热又滑动情的时候留出来的水也甜蜜的很宝贝你怎么了?”

    “我我觉得身上软的厉害44啊”你可以进来的啊

    “不要转移话题,该给我坦白哥哥你的时候什么感觉啊”他稍微松一下手,我赶紧夹住他的腰,可是身子还是一沉,花被下面那跃跃欲试的男龙顶进一些又快速拔了出来,只是这已经让我大口的喘气

    “你好坏”我白了他一眼,他则拍拍我的翘臀叫我赶紧说,“44的好烫呢,”我闭紧眼睛,说出这么这么羞耻的话啊“每次进来的时候都撑的人家好开,要是要是角度对了的话啊!”他真的进来了!

    “宝贝继续说啊”他气息微乱,欲龙在体内还不断的一跳一跳的

    “角度对了的话,就就有一种要小解了的感觉好好刺激好舒服的啊嗯嗯”他轻轻的抱住我的身体上下的套弄着来回顶撞着某一处我只能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雅雅啊,哥哥现在的角度对不对啊这里?”他坏心的用力撞击一下

    “啊啊啊,44是那里啊”我被弄的魂不守舍。

    “然后怎样,继续讲啊”555555

    “然后呜呜然后,啊啊啊啊你要我怎么说啊”他一直攻击那一点我简直要疯掉!他挥开桌子上的杂物,把我放在上面,用力掰开我细幼的双腿直到大张呜呜这羞耻的动作啊。

    “宝贝不会说了啊,那就说现在爽不爽?舒服不舒服吧?”他恶意的啃食拉扯这我已经红艳欲滴的蓓蕾又大口的吸吮,好像要把整只嫩如都纳入口中一样,下身又探进去一手指

    “啊啊啊,四哥啊舒服啊呜”

    “呵,你只有求饶的时候才叫四哥小娃”

    “嗯嗯,人家,人家才不是小娃啊”我已经下意识的拱起腰配合着他的抽送

    “那雅雅喜不喜欢我你?要不要我停啊?”他硬端每一下都野蛮的顶弄在深处的嫩蕊上惹得我娇躯颤抖,哆嗦着承受着他的摩擦扭转。

    “不要啊”看着他漂亮的眼眸微眯,嘴畔还带着征服者的笑意,蛮横的大还在我软嫩的道里出出入入我内壁不禁一阵阵收缩,大力的好像要把他排挤出去。

    “雅雅不乖啊,想让我放过你么?”他眼神一转,“还没说不要什么呢?雅雅?”他又重重残酷的用力入一下后,抓起我的肩膀将我拉了起来,可是两人的下身还密合在一块。

    “是不要停啊.四哥啊”我几乎哭泣出来,压抑的快感从嗓子缝里里排挤出来,形成一声声妖艳的求饶自己都听不出来是要他放过我还是不要放过我。

    “那我的宝贝低头看好,看哥哥是怎么你的”我们的下身被浸的水泽光亮,无辜的花瓣本阻拦不了他蛮横的出入,而且还被这狂野的捣弄带出一丝丝晶莹的蜜汁,这靡的话面啊他抓住我后脑的头发啃噬着我的唇瓣,我勾住他的脖子妖娆的回应着我如洪流中的小小树叶般不断颤抖,44的强悍简直快慰的销魂

    ===========我是消火降温的分割线=============

    我很郁闷,比较郁闷!

    这帮家伙,硬来,引诱,行骗,软磨硬泡,还有半夜偷袭一样没落下,真是老太太靠墙喝粥,卑鄙无耻下流!

    我就好像个充气娃娃啊,每天被困在床上!反抗都不成功!泪扑

    所以,我决定了!我要结束作为一个充气娃娃的前半生!

    作战一:

    “梦之哥哥”

    “小公主乖啊,来表哥抱抱”那家伙自从我进屋开始,眼睛就没看向别处。

    “好啊”我走过去坐在他大腿上,丝薄的睡裙滑腻的贴在他腿上,透出我皮肤的温度“梦之哥哥雅雅觉得好热噢哥哥可不可以帮忙把衣服脱掉呀?”我不安分的扭来扭去,不断用棉磨蹭着他的口

    “唔,小公主这么热情。哥哥十分乐意效劳。”他伸出手刚要帮我宽衣解带

    “等一下,每次衣服都是梦之哥哥帮雅雅脱掉,这次让雅雅也为你服务一次好不好?”我语气软的几乎类似呻吟。

    “拭目以待”解开他衣襟的盘扣,露出健硕的膛,青葱玉指爬上他的口在上面留下数个湿润的吻长长的指甲刮过肋骨和腰厕,可怜的小茱萸慢慢挺立寒毛也慢慢竖起,旁边起了一片**皮疙瘩“雅雅”妖嗓音沙哑,美目盯着我的脸庞逐渐幽暗深邃我推他仰躺下,用房贴着他的身躯蛇形向上至他的脸旁,一路上划过他挺立了起来的昂扬、裸露的小腹,媚眼如丝般看着他,低头把嘴唇贴住他的嘴唇,伸出舌头描绘他美丽的唇形他张嘴欲噙住,我撤离,如此反复,身体不住的缓缓摆动摩擦他的男龙,房挤压他的口。梦之逐渐呼吸急促给了他一个湿润的吻后身体又研磨着下滑一路亲吻他的耳廓喉结锁骨直至两颗茱萸,舌头描绘着它们的轮廓,用牙齿轻咬吸吮再往下,湿吻划过他的肚脐直到他仍旧穿着亵裤的坚挺上用口轻轻含住,感受到它跳动一下,再伸手温柔抓住那两粒玉袋,揉搓

    “噢宝贝,你要我的命么”梦之隐忍的厉害,我不住的轻笑起来,热气喷在他的昂扬上,更让他难耐。伸手以折磨人的速度拉下他的裤子,他的火热的欲龙弹跳出来抵在我的下巴上不去理他,探手伸进他的大腿内侧一路轻飘飘的抚着,时而指甲刮挠,直至到他的膝盖上,帮他把膝盖蜷起,舌头添在那块凹窝里只听梦之闷哼一声抬起手臂挡在眼睛上。然后裤子拉下来,故意脱至双腿的脚踝处,再在他两腿之间跪好,俯身贴过去,柔软的房贴在他早就亟不可待的欲龙上不住的扭动上半身,这柔软的触感几乎另梦之呻吟出声。低头,舌尖舔在男龙顶端处,“噢宝贝”嘴巴张大囊括住它,却只是若有若无的碰触,并不把檀口闭起,再把头抬起,如此反复,每次当梦之以为就要被含住的时候就撤离,反复3,4此他已经挺动下身来配合了,当然不能让他得逞。最后再他觉得无望的时候,一口含住头部,用舌头反复舔允,并小幅度的上下套弄

    “噢宝贝,好厉害深一些”梦之兴奋的挺身配合着,期待我的小口含住他更多的热火但是,我加重吸吮的力道最后用力一下后,温热的嘴巴离开他再只用舌尖舔一舔,抬高身体凑过脯,用房在他的昂扬上不住的画圈

    “梦之哥哥呀,猜猜这是什么?”坏心眼的来回用两个头接近他的热铁,他不说话,只是闷哼一声接着一声下来的时候故意吧房挤压在他的男龙上撕磨一会才离开反复几次后,扭动着身体向上把头凑近他的嘴边,“尝尝看,这是你的味道呢”妖白梦之饥渴的吸吮,而下身的男龙已被我用双腿夹住不断的摩擦扭动“还有另一只噢~~~”

    “嗯白雅雅你”我又撤离他,这次从玉袋一直舔到男龙顶部,如此反复,白梦之早就呻吟出声,小屁股也跟着我起舞,兴奋的脚趾都在动。如此反复十几次,把他的男龙全部纳入口中,当他屏住呼吸期待我会上下套弄的时候,我一动也不动然后他放弃的时候在开始上下的含吻。开始缓慢的但是仔细,舌头卷住不断滑动,然后逐渐加快速度当他爽到不行的时候,离开他,开始亲吻腰厕,抚大腿内侧和玉袋,如此再反复他发出的呻吟已经趋近于痛苦再此含住他的时候使用了深喉深喉停顿的时候稍长一些,白梦之从鼻腔里发出长哼速度缓慢但力度加大几次下来,白梦之脸颊绯红,呼吸重我用手辅助嘴巴的速度加快“嗯啊啊”一股脓在我口中喷而出我又帮他继续动了几下后爬上去,舔舔嘴角俯视着呀绝美但少见羞赧的脸庞轻轻一笑,在他面前把嘴里的华吐在他口上,然后用手指沾染着提起来用舌头卷了一下问“要尝尝么?”

    “白雅雅你是个妖!”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