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16◆协议

住家野狼2016-9-20 22:26:31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三哥把我送到屋内交给小碧小月,但见自己裤子湿的厉害贴在了大腿上,于是着小月去他园子拿衣服,沉吟一下,吩咐顺便也帮白梦之拿来。小碧服侍三哥擦头发,我脱掉湿了大半的内袍着里衣擦了脚赶紧钻进了被子,啊小月真贴心呐~~被子里已经准备了汤婆子,热乎乎的好不惬意。不禁想起了刚才白梦之的行为,脸上一热,这家伙当着三哥的面吻我居然,胆子太大了也,奇怪的是三哥没什么反应那我对白梦之的感觉呢?讨厌?从前是蛮讨厌的,10岁的时候就像个小痞子,可是这次回来又说不出有多讨厌,莫非是他因为他美得过火的脸?还是他偶尔温柔的眼神?我果然是外貌协会会员

    钻出被子看着三哥边拿帕子拭擦身上的水珠边打量着我的风月宝鉴,小碧面无表情的一旁侍候着,这要是小月早就脸红的像个番茄了不禁笑出声来,还好明智的派小月出去拿衣物。

    三哥听到笑声回头看着我“小妹,你这房间很漂亮,配你”

    “那是自然咯,等到三哥以后成亲,我也帮忙拾掇拾掇,怎么样。”骄傲呐我的园子和楼美的要死。

    “三哥成亲呐”三哥表情迷惑“那还要等许久吧”三哥眯起眼睛歪着头的表情真是可爱呐

    “咳对噢,大哥还没有和准嫂子举行婚礼呢”

    “不急,快了。过完年爹爹就要去京都看看生意,可能是要把大哥换回来,”三哥边说边走近烟床和我聊天。他还光着脚,还好屋子里铺设的是地板不会十分凉,他也还赤裸着上半身,也还好屋内火盆旺盛的很,也不至于很冷只是,这家伙在人家屋子里都不穿外袍的么?“这样大哥就可以回家来成亲了,人家闺女岁数也不小了,又陪着耗了这些年,该给个答复。”屋内灯光昏黄,映在他脸上格外的显得棱角分明,嘴唇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本是如此,红艳欲滴一张一合的说着动听的音律“小妹?小妹?”

    “啊?三哥?”他欺近身躯,额头帖着我的额头,双手握住我的脸颊。我僵硬的不敢动弹分毫他他他

    “呼和你说话不应声,我还以为刚才冻着了发了热呢”他拍拍我的脸蛋笑得真是个体贴好哥哥真糗啊,居然被自己亲哥哥迷住,我埋头藏进被里装作鸵鸟!呵呵的笑声从头顶传来。

    “表妹这么快睡下了么?”白梦之那妖的声音传来,我咻的掀开被子瞪着他。他披着外袍露着口和湿透了的亵裤,裤脚还有水珠滴下来,我右眼一跳。白梦之把三哥的袍子丢还给他后顺手拿过三哥的帕子擦头发。我见阿情站在门口表情闷闷的,好像白梦之欠他银子。小碧已经去风月楼取了阿情的衣服回来,我叫阿情换过干爽的衣裤后坐在床旁边地板上,跪在床上强行按住擦他头发,三哥拉过凳子坐在旁边。我边忙活别小声问阿情“白梦之欺负你了?”他摇摇头,白梦之嗤笑了一声说“这回可不是我”说罢还瞟了三哥一眼。我狐疑的看向三哥,不会吧,这个温润如玉的少年也会欺负人?我抬起阿情的下巴看着他低垂的眼帘问“是三哥?”阿情别扭的别过头,没承认也没否认。这是什么状况,我家阿情受气了!护犊子的心情滋生出来“喂,二位老大不小的了,阿情他小你们4岁,你们怎么欺负他的,羞不羞?”我一边快速擦干他头发,一边拉他,说“上床”阿情没动,只是抬起晶亮的眼睛看着我,吹弹可破的脸蛋却爬上了红晕,“想什么呢?叫你暖和一下,不是和我一起睡!”他羞赧的低下头脸更红了思想极度不纯洁的小孩!

    “哎呀,表妹偏心呐,表哥我也很冷表哥也想上,上床”说着这妖盯着阿情和我软绵绵的床榻不怀好意

    “小妹,三哥的裤子也还湿着呢冷得很,是不是也可以过去。”三哥好笑的瞧着我,说的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这态度居然那么理所当然。这三哥真是只包着仙子外衣的恶魔,这种热闹也要凑。

    “好啊,阿情先上来”我把阿情拽上来拿被子包好,又对他们道“你们两个喜欢就随意好了。小碧,准备下泡澡的东西,我们过去。”我翻身下床不准备奉陪了。拿过梳子走到门口突然想起,回头道“一会儿小月拿来你们的衣服,穿好你俩就回去吧,三哥和表哥这么些年才回家也让爹爹和三叔享受下天伦之乐才对,老耗在这儿也不是个事。”转身出了后门留下一室的眼睛。

    白梦之脱下湿裤子扔到一边,用袍子扎在腰上大大咧咧的爬上床,被子一掀盖住大腿盘腿而坐。白安阳也效之,只不过细心的把火盆往这头踢了踢先。三个少年在床上对视呈现三足鼎立之势~~~

    “小阿情,你们师傅怎么教的你?这么容易就中招?是我们家影都太差劲了?”白梦之好笑的看着靠在床头裹着被子只露出天使面孔的男孩。这男孩身高不及自己,体格不及自己,看来反应也逊了一筹。“那我以后挑的影莫非还要我去保护么?”

    “要比试一下吗?”阿情掀开眼缝盯着白梦之,被子里的双拳已经紧握。

    “不要激动”白安阳还是温温柔柔的出声“阿情,以你现在的修为,真未必能打的赢梦之。不过赢过我还是差不多的。你中我暗器的原因不是你工夫比我差,而是你对我本没有防范。另外”白安阳顿了一顿,还轻轻的笑起来,十足的调人胃口“另外我挑的是你情绪最激动的一刻下手。要知道一动不如一静,你要出手就必定身形移动,身形一动就又必定露出破绽,加上你对我又没有防范之心,我能暗算得到你,这属于必然。”

    “嗤,还是那么爱说教”白梦之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总之就是你的工夫还不行,小公主交给你我不放心!”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白梦之已经满脸翳的盯着阿情,阿情也对视的分毫不让。眼见两人眼睛都要激起火花,白安阳道

    “今天呢,栽在我和梦之手里也就算了,毕竟我们还是亲人。他日小妹行过成人礼后,垂涎之人或许会多许多,那个时候要是遭遇危险或是被人家轻薄或是白家的对头掠了去威胁对你对家里都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十二个时辰都陪在她身边的只有你一个。”白安阳见阿情眼里的动容,微笑安抚一下继续“也不用太过惶恐,像小妹说的,你比起我们年纪尚幼,还在可塑造的年纪。你底子很好,小小年纪能有这个心境也是不多见的,沉着是够了,只不过某些时候不够冷静”被某人无理打断

    “最近我们俩也没有什么事,帮你提高提高也是应该的。”白梦之的笑容诡异好像刚捡了个大钱包“安阳他虽然功夫不如我们几个凌厉,但有人想在他手里讨得便宜去也是不易。这家伙鬼得很哈,你整日防我跟防贼似的,实在是看错了对象,和他比我还算比较纯良的噢~”白梦之乐不可支,看着阿情疑惑的眼神几乎笑出声来。白安阳还是一旁微笑呢,仿佛白梦之诽谤的是他人。

    “不知三少和梦之少爷是要指点情工夫,还是要自由出入主子的园子,借机接近她?”阿情低头,睫毛遮住眼睛,看不清眼神和表情。

    “厄阿情啊,你想太多了指点你也就是保护表妹啊”白梦之卧倒在床上,抓起被角用力一嗅大叹“噢好香”阿情眼角抽搐。

    “呵呵,白雅雅是我亲妹妹嘛”白安阳笑眯眯的,仿佛永远都不会生气。

    “主子是你们妹妹呵”阿情嘴角一挑,含笑的风情几乎令梦之一顿“好,我答应你们”

    三人相互对视一样几乎像是达成某种协议。

    洗澡回来后,白梦之和三哥已经走了,只有阿情安静的坐在床沿。我走过去,抚着他已经快干了的头发,这发型是我亲自指点理发的剪得,那时在纸上画出了《东京巴比伦》里昂流的头发,适合他!

    “阿情,想什么呢?”我掐掐他嫩嫩的脸蛋,手感真好啊~

    “主子”

    “嗯?”

    “你放心!”

    “噶?”这宝贝眼神坚定的看着我,这是出什么事了?

    “梦之少爷和三少爷打算指点我的武艺,我没问主子就同意了”他低下了头,好像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这很好啊,你的武功像白梦之他们一样好的时候,就不怕他们欺负你年纪小咯”我为他高兴还来不及呢,他武功好,就代表我又安全了些呀。

    “嗯!主子,你放心。”他看着我眼睛发亮。

    “我一点都不放心,你和他们经常接触,那两匹狼见我家阿情这么秀色可餐”我抓住他两只小爪“宝贝,你好危险呐”

    “”

    “你要时刻保护好自己,不要让他们有机可乘啊不行就来告诉姐姐,姐姐给你做主!”

    “”

    “要不要拿点润滑药膏随身带着?反抗不了的时候也可以少受些伤”

    “主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