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15◆温泉

住家野狼2016-9-20 22:26:2Ctrl+D 收藏本站

    白梦之抱着我熟门熟路的直奔温泉,这家伙早就画好地图了?去就去吧,不放下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边走还边脱衣服?弄得他的衣服一路都是还有我的外袍和鞋袜手炉这迫不及待场面简直太A太乱了一只乌鸦很配合的飞过

    等到温泉边,白梦之身上仅剩贴身白色长裤这边走路边脱衣服的技能他已经大师级了,关键是手里还抱个大活人。

    户外空气清冷,可是温池上方却雾气氤氲,真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水草,温泉旁边居然在这隆冬时节却还冒出几颗青翠碧绿的嫩叶~可爱的小草生气勃勃。白梦之最后把头上发簪随手丢在旁边,跳下温池把我放在池畔的璞玉上,撩高裙摆帮我把脚在温热的水里我舒服的简直快要呻吟出声,寒冷的时候泡热水简直一大享受嘛,这小子真会。又帮我整理了一下衣裳,坐在我旁边的水里,还不要脸的露出享受的表情,鼻腔里还哼出“嗯”的一声,要不是我控制力好,见他裸着上半身,发丝半湿着撒乱在肩膀上,绝艳的脸露出一副舒服享受的慵懒表情,我简直要喷鼻血美男啊,美男沐浴啊,我的妈,这画面太有可持续想象力了这妖孽太妖孽

    “要不是一会儿老三要来,我真相把你拖下来一起泡着”他睨我一眼似笑非笑我还沉醉在惊艳中没有缓过神来实在不知道什么叫等会老三还要来。

    “喂,小公主,怎么这样乖巧了呢?不是看见我的裸体被迷晕了吧”他伸出手来抓着我的脚裸一拽,我身形不稳差点跌如池中,迅速缓过神来。

    “白梦之你可以了吧,霸占我的地盘还这么理所当然的,你自己洗吧我回去了”说罢要起身,怎奈那家伙拉着我的脚裸不松开“放手啦”

    “小公主傻了吧,你的鞋子被扔在屋里了,大冷天的你要光脚走回去么?女孩子的脚是要好好保护的噢~~”他来回索着我的小腿,酥麻的让人难受“乖啊,一会儿送你回去。”我咬住嘴唇忍受着,正考虑是不是该踢开他叫阿情出来抱我回去三哥出现了。

    “小妹再坐一会吧,天气寒冷你又刚才在外面遛了一大圈,合该驱驱寒”我一抬眼看见三哥倒抽一口气,三哥怎么和白梦之一个造型,发丝散乱,只着长裤光着脚丫卷曲着美丽的脚趾踩在池畔,修长如玉般的身体,前两点粉红已在寒冷中挺立,小腹平滑结实微微露出腹肌的雏形,从肚脐眼往下一线黑色的卷曲绒毛没入裤内感居然能和神仙联系起来却不突兀。我来回巡视这上下两个极品,真他娘的秀色可餐

    “主子,小月啊大表少爷,三少爷”小月疾奔我来,没成想看见这俩家伙还真这么大大咧咧的不知道检点吓了一跳。

    “你的丫头?”白梦之瞟了一眼“叫什么大表少爷听着别扭,叫梦之少爷吧”

    “是,大表少爷”小月低眉顺眼到。三哥却嗤笑出声。

    “小月,你让小碧把咱们家泡澡用的托盘拿来,顺便弄点酒来”

    “是,主子是要桂花酿还是竹叶青?”

    “桂花酿吧,只是暖暖身子”我歪头想了一下。

    “是”

    “表妹,泡澡用的托盘是什么盘子?”白梦之在众人面前还是叫我表妹的,想想好笑,他那个死德装什么兄妹友爱?我没搭理他,三哥已经下了池子,坐在白梦之旁边仰着头看着被水汽蒸腾的隔开的天空,露出秀美的下颌,我咽了口口水,作孽啊

    小碧很快拿来了酒器和托盘,我亲自把个木质托盘放在水面,又把一小壶烫过的桂花酿连3个酒盏放在托盘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把被水托起的托盘向他们的方向推去两个大男孩新奇的看着这日本温泉汤的必备器具觉得很是有趣,三哥抬头看我一看,微笑着又去摆弄酒器。梦之倒了一杯酒却放在被他绷直我的脚背上,然后抓着我的脚托着装满酒的酒杯颤颤巍巍的往自己唇畔送去

    “喂”我怕弄洒了酒不敢多言,可惜将至他嘴唇的时候还是洒了一些在我脚背上,其他的都被他饮入口中我不禁又羞又愤,这家伙搞虾米,玩杂技呢?

    “啊~~表妹技术不好噢~~浪费了这么美味的酒噢~~”

    “分明是你玩危险动作啊”我赶紧捣住已发出的小尖叫,这妖把刚才染了酒的脚背也一并吮吻起来,这太色情了他一边舔舐干净一边意犹未尽的啧啧出声,一阵酥麻顺着脚趾翻腾着爬上了后背,我几乎软倒,这这感觉太熟稔了,似乎是

    “唔这样一来只觉这酒真是更美味了呢,表妹的皮肤又甜又光滑安阳?要不要来试试”妖眼神瞟了一下一直在自斟自饮的三哥,本以为三哥会駡他无理,谁知三哥却张开了那双如梦般氤氲,仙气十足的眼眸,说“好啊”不知是不是幻觉,似乎那双本该远离尘嚣的眼睛此刻沾染上的却是浓郁的欲气深邃的带着吸力,突然间惊慌失措,这哪是仙,明明是堕落天使路西法。

    “阿情!!”我拖长了声音,因为缺少安全感,白家的孩子都诡异的让人害怕。谁知随着我出声,三哥的恶魔之瞳转瞬即逝快到让人感觉不到存在过。

    “主子”阿情迅速出现在我身后又是悄无声息

    “厄”突然忘记了我喊他出来的初衷,叫他打白梦之一顿?还是叫他让三少爷离我远一点?都不现实看着阿情漂亮的脸蛋,因为雾气和寒冷濡湿了发丝啊,我们三个在这暖和,这孩子却在旁边不知道哪棵树上遭罪,心疼啊“阿情啊,难得大家一起泡澡,你也下来泡泡吧~~怪冷的”

    “各位少爷在内,情不敢越距”我家宝贝阿情低眉顺眼却不卑不亢~神情上却没有丝毫卑微,有潜力。

    “你姐姐我的人,都是镶着金边的,还便宜他们俩了呢,下来。”说着我站起来帮他宽衣解带,脑海里不仅浮想联翩:三个美男衣衫不整发丝散乱在一个池子里会做些个什么呢?啊~~~阿情是年下攻?妖是女王受?三哥是腹黑攻?怎么看三个人绝对是强攻强受才对

    “主子”阿情按住我的手神色不自然。

    “嗯?”原来我差不多把人家扒光光,正在拉人家的小裤裤厄太邪恶了太邪恶了。我把阿情往下一推,不禁很想站在池边叉腰大笑一番现在,十头牛拉我,我也不走。

    白梦之,三哥还有刚从水底缓上来的阿情,似乎都感受到了周围磁场诡异的气氛,不禁盯着那个散发这种气息,带着不怀好意笑容来回巡视在他们身上的小魔女,她到底想到了什么?

    三人决定自动屏蔽她的存在。

    “阿情啊第二次噢~”白梦之摇晃着两修长的手指。

    “”阿情脸色一红,低头不理他。

    “噢?这是怎么说”白安阳饶有兴味的盯着他们俩。

    “就是说呢不告诉你”白梦之的笑起来。

    “想让我猜猜看么?”白安阳也淡淡的微笑着。“小妹的影长得真是漂亮,家里也只有你可以出其左右了,老四嘛和你们也当仁不让,不过他不是美,是俊俏”

    “老四呵呵呵”白梦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得充满险与算计,“他若知此时此景,只怕心里是吧阿情”最后球还是T给了阿情。

    “”阿情很不给面子的潜入水底,游到白雅雅身边才露出头来,安静的呆在主人身旁。

    白雅雅蹲在池畔,还没有从自己天马行空的幻想中缓过神来,嘴角弯出弧度,两眼发光,一丝丝口水晶莹在唇畔阿情看着主子表情很是无语。

    梦之趴过来,双臂撑在雅雅蹲着的两脚边。抬起头看着她,好笑的发现这丫头双拳紧握放在膝盖上。抬高身体凑到她脸旁,直视着她不知道焦距在何处的眼眸,感到身旁的阿情咻的紧张起来的气息,也感到身后白安阳毫无波澜到异样的气场,白梦之贴近这女孩的唇瓣,伸出舌头挑起那一滴甜蜜的口水卷入口内,用小的只有阿情可以听得到的声音说“第一次在你清醒的时候吻你哦,可要好好享受”,阿情身躯一震,刚要跳起,却不知被什么暗器隔空打中了道,乖乖坐在原处,眼看着白梦之托着主子的后脑贴了上去

    细痒的触感自嘴唇传来,我有些回过神来,看见放大的俊彦就在眼前,白梦之?他在吻谁?阿情还是三哥?白梦之果然好此道啊~~看,像小鱼一样滑溜的舌头溜进了人家嘴里,开始温柔甜蜜,现在似乎并不满足开始热烈的搜刮这口腔内每处肌肤唔,让人头昏脑胀,身体再也蹲不住,向后倾倒在池畔,白梦之也随之附了上来,双手托着我的脑后两肘撑在两侧,把我圈在属于他的气息里唔吻还在继续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吸允着我的舌头勾到了他的嘴里热情的吮吻,也腾出了一只手探向腰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硬挺的膛不住挤压着我的棉,狭长的凤眼似眯非眯,流淌出来的都是浓烈的情欲我被他挑拨的发热尤其是还做过和他欢爱的春梦嗯,回想到梦中情景只觉花底一麻,涌出一股水意,我我湿掉了怎,怎么办?

    我?不对呀,被压在身下的为什么是我?也不对呀,他他是女王受啊,为什么会变成强攻?

    用力推开这个妖孽,唇畔居然拉出一条银丝被他暧昧的舔去“喂,你是小受啊,为什么在上面?”脱口而出的时候我想明白了无论如何这妖孽在占我便宜!!我瞪大眼睛指着他“你”这不是我的YY啊的确被这家伙占了便宜!!

    我努力想要站起,怎奈身体软的不像话,怎么也使不上力气“阿情!”出乎意料的那小子只是看着我并没有咻的过来,怎么样,看傻了吧他!身子一暖,跌进了一具火热濡湿的膛,我一回头,是三哥!“走了小妹,裙子湿掉要换,不然会得风寒”三哥就这么鞋子也没穿刚从池子里上来的样子把我抱了起来转身就走。

    “谢了安阳”白梦之瞟了池子里阿情一眼,“你的暗器工夫越发好咯”只见白安阳抱着女孩的身躯一顿,又没事人是的进了屋子。

    阿情看着三少爷头上那丢失一颗宝石的发簪原来,那时候是他。不禁皱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