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14◆回归

住家野狼2016-9-20 22:25:12Ctrl+D 收藏本站

    天气慢慢转寒,阿情个死心眼的家伙还是每日的呆在外面树上影可真是奇怪的癖好,穿黑衣躲在树上人家就不知道你再上面么?要我说怎么也该穿身绿色的才对,起码也是变色龙的原理咳,话题扯远了。我让阿情晚间的时候还是睡在屋子里算了,即暖和又离我近些。他不肯,最终在我用威逼利诱手段未果后长达一个时辰不理他后终于妥协,可以考虑睡在走廊里,也就是风月宝鉴卧室的屏风后头。我琢磨屏风后有长毛地毯不至于冻着,和屋里又隔着屏风,男女之分也没那么不方便,只是怕他半夜的时候吓着上厕所的小碧小月当我把疑问提出来后,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主子以为影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让人发现不了。说罢咻的不见了算啦算啦,这阿情神出鬼没也不是一两天了,基本我没说找他可以一整天不见踪影。也曾有过疑问,他吃饭到哪里吃?不分白天晚上的不用睡觉么?什么时候上厕所?风月楼有他的房间,几乎看不出使用过的痕迹总体来讲,影,还真都是奇怪的人啊比如二叔的影大哥每天还陪着主人办事厄

    终于到了哥哥们回家的日子已经下过头场雪了。

    “主子,老爷请你去前厅”小月来的时候我正抱着手炉看小说。“三少爷和大表少爷马上进府了。”

    “唔,终于回来啦,都要过年了等等小月你说三哥和白梦之?二哥哪里去了?”

    “好像是二少爷还在山上不肯下来,要练什么绝世武功”

    “厄”看着小月一脸崇拜认真的模样真是无语绝世武功这玩意真的存在么???不是要藏在什么宝图或什么令牌里面么?不是要不小心跌落悬崖遇见世外高人倾囊相授么?

    很久以后听当事人说才明白,其实二哥是怕回家继承家业谁要大哥在京城,而他又是老二呢?只好躲在山上不肯下来。

    小碧打帘子,小月扶我进屋在爹爹身边坐下来。随便扫了下这大日子二叔却没在,爹爹把我搂过去靠在他怀里,亲昵的鼻子抵在我头顶说“我们的五小姐怎么穿的这么多?把自己弄得像个小雪团。”

    “爹爹笑话雅雅是吧,明知道人家最怕冷的了。我倒想裹着被子出来,又怕丢你老人家的脸面”我横了一眼乐不可支的三叔,凡是这种有笑话看的场合他绝对不会错过无聊的男人啊。

    爹爹正掐我的脸蛋,外头通报少爷们进府了,爹爹三叔按辈分不适合迎接小辈,我叹气一口,任命的出门迎向两位兄长。虽然道路已经被下人清了积雪,可是还是从脚底渗上来一股寒气,没有坐轿子去接哥哥的道理,所以只好瑟缩了一下把暖炉抱的更紧些。到院门还有一半的路程就看见三哥和白梦之。三哥果然没有白梦之抢眼,那妖见是我一挑眉,大步走了过来,一身淡蓝袍子白披风三哥温和的朝我点头笑了也跟了过来。

    “小妹几年不见越发的粉妆玉琢,三哥没记错的话,雅雅快十四了吧。”三哥拉过我冻得冰凉的手,温柔的询问。三哥真的是一个温柔的男人,不是绝美的脸庞,却配上了迷离的笑容,长长的浓密睫毛遮住了大半眼睛,温柔似水和高深莫测居然一点不冲突的体现在这个男人身上他,笑起来的样子似乎似乎真的很勾魂摄魄真想不出如果他这幅样子对女生提要求,哪怕是:把身体给我好吗?又有谁舍得拒绝??

    “想清醒的见到小公主还真不容易。”梦之突然凑近,凤眼微眯。一回头看见他放大的俊脸,他这话什么意思??

    “噢?这么说梦之经常见到不清醒的小妹?”三哥的语调还是平和的,可是我突然心里一惊

    “非也非也,是我经常在不清醒的梦中见到小公主”白梦之从三哥手里抓走我的手,顺势带到自己怀中“啊,小公主的身子好凉啊,咱们快些进去吧,过来梦之哥哥给你暖和暖和”他喷在我脸旁的气息居然是香甜的柠檬的味道,他?他的梦中他也梦到我?不会像我梦到他一样吧抬头看他那能另所有女人疯狂的美颜正笑得诡异,脸一热都没发现自己紧靠在白梦之前。

    “怎么?梦之这次回来是要向父亲提亲么?”三哥见到梦之揽着我走路的亲密举动,眼睛眯了一下。

    “啊梦之何德何能,就不知我们全家都宝贝的小公主肯不肯下嫁呢?”嗯?突然接话题变成了虾米?

    “进去了。”原来已到主厅,三哥沉稳的一掀袍子下摆已然先进去了。

    梦之装作再把帘子掀高些的动作头一低贴着我的耳珠说“小公主,我是认真的呢”气息喷在我耳畔颈间,痒痒的,却感到心里一酥这妖,又勾引我。

    这一路上被俩男人拿着我当花枪耍了一道,不禁有些气馁,什么跟什么嘛,两个家伙不过16岁,怎么怎么阳怪气话里有话的!一定是没有童年!

    三叔看见梦之明显眼神大放光彩,又见他揽着我,似乎有些了然的笑得合不拢嘴。爹爹见我们亲昵的贴在一起仿佛什么也没看见般招呼大家坐下。我坐到爹爹身边,三哥和梦之随后也分别在爹爹和三叔下手入座。然后没营养的别后重逢嘘暖问寒开始,三哥一向温和的对答,白梦之也难得的正经起来。

    我却琢磨着白梦之刚刚的话,什么难得见到清醒的我?什么要我下嫁?不进眉头皱起,突然觉得事情发展的有些混乱,我和白梦之是什么时候牵扯搅合到一起的呢?我似乎,加上这次才与他第二次见面,上次还是在六年前,可以说是没有留下什么美好回忆,而他一见我后的熟稔是从何处而来?满脑袋毛线乱套啊。

    “雅雅?你可愿意?”三叔挑眉问我

    “嗯?”什么愿意?“我不不愿啊不要嫁他啊!”天啊

    突然屋内静得出奇,爹爹没事人般轻轻呷着茶水,三哥笑意很浓,白梦之无辜的表情,三叔目瞪口呆这是什么状况?

    “咳,小妹啊你梦之表哥说风尘仆仆的想去咱们家温泉泡泡,但是三叔却说那池子现在在你院里,问问你愿意割爱让梦之泡泡不?”三哥好笑的帮我恢复记忆

    “啊?噢可以可以我现在就带梦之哥哥去。”我脸一定红的像只虾子妈呀,这13年多了,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这被人家看成什么?自作多情啊赶紧瞪了一眼白梦之率先冲出去,连三哥说也要见识见识小妹的温泉也没听见。

    小月跟过来把披风给我披上,小碧递过手炉表情诡异

    “不许笑!”我咬牙切齿的继续小跑。

    突然一阵风似的白梦之飞到我跟前,把我打横抱起丢下一句话就抱着我直奔风月楼。

    “啊~~你表哥我等不及要洗澡啦,要是表妹也急,还是这样快些”留下小碧小月眼看主子被挟持却面面相觑。

    我抬头咬着嘴唇瞪着白梦之,这家伙害我出糗我恨他55555555

    “小公主这么伤我的心噢~~表哥哪里不好啊小公主你这么嫌弃要知道你表哥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可是江湖中淑女侠女的”

    “闭嘴!”

    “唔小野猫发脾气了么?我有个更好的办法可以闭嘴,小公主要不要试试”说着他那张俊美的过火的脸低头凑了过来,带着狡黠笑意的凤眸扫视了一眼我的唇瓣我连忙紧闭眼睛,大叫“不要不要”这家伙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感到他腔震荡,原来是他低笑出声,揽着我继续施展轻功,微微的叹息飘荡在空气中,丝般细腻的话语若有若无“我的傻姑娘”偷偷张开眼睛看他嘴畔微笑的目视前方,并没有趁机侵犯我,安下了心。似乎这家伙,也不太坏嘛~

    蓝袍被吹得鼓胀起来使得白安阳在这满园皆是白色中飘飘然似仙人。可是迎着阳光微眯的眼眸留露出来的神情却不似以往那么平若虚谷,他看着刚刚离去一双妙人儿的背影似乎在他看不见的角落某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像那年的老四也是那种情愫呢~有趣试问,可以参一脚么?

    正在白梦之怀里的我一颤

    “小公主冷了么?”白梦之俊脸贴上我冰凉的脸庞“好冰噢~~那我要再快一些咯”

    命运的轮盘依然开始启动,被牵动的人儿啊,一个也逃不掉。或是沦落,或是挣扎着要逃脱怕是徒劳无功了呢。只是,怕什么呢?等待你们的或许不仅仅是堕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