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13◆疑惑

住家野狼2016-9-20 22:24:43Ctrl+D 收藏本站

    我张开眼睛,酸痛的身躯感到些许不适,尤其是前和私处。我拉开领口,肌肤一如往昔的白嫩,没有什么异样,稍微挪动一下双腿,酸麻的感觉让我呻吟出声,似乎被卡车碾过的难受,指尖下滑,碰触了一下干涩的下身,微微疼痛。疑惑,怎么了这是?这阵子经常做春梦,难道我在梦中安慰了自己?梦中的人物时常变化,有时是小4,有时又是阿情,还有个人我甚至不愿想起,那是白梦之!看来我的年纪到了,开始怀春??

    “阿情”

    “主子。”阿情迅速来到床榻下面

    “昨晚有什么异动么?”

    “回主子,没有”

    “噢?整晚你都清醒着么?有没有什么人来过?”

    “回主子,并无”

    “嗯”我看着阿情日夕美艳的容颜,已慢慢显出棱角分明的轮廓,薄薄的红颜双唇潋滟,墨黑色的头发很是具有垂感,真像做过离子烫“阿情你来”他迟疑一下就上来跪在床边,我坐起身体挪到他跟前,撑在床沿与他对视,噢原来他的眼珠也是黑洞一样的深邃,好似两颗玛瑙。我抬起他冰刀一样的下巴,拇指划过唇瓣,凑过嘴唇贴在上面,我感到他浑身一颤,张口想说话,我趁机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清香的气息,类似栀子花的味道,这感受似乎真的并不陌生,我疑惑,是我分不清梦境与现实?还是

    “阿情,把衣服脱掉”

    “主子?”

    “要我重复一次吗?”我斜了他一眼,阿情刷刷脱掉上衣又开始解开裤子“行了”这家伙做什么?以为我准备强要他了?我白了他一眼。“站到我跟前来”我跪坐在床上细细审视他的身体,大小的刀疤痕迹,似乎都已经淡去,这孩子才多大?看来在影吃了不少苦。我仔细的寻找着,指尖也跟随视线滑过他的身体,感受到他细细的轻喘口起伏,连两颗红色茱萸也慢慢挺立起来,我暗暗好笑这小子真的经不起挑拨,恶意的用指甲划过那两颗嫩嫩的突起,他倒抽一口气更闭上了眼睛,两扇睫毛微微的颤抖着,我轻轻一笑伸出舌尖添了一下小红果果然它更加嫣红挺立,阿情鼻子里哼出来“嗯”的一声,也握紧了拳头,“转过身去”他的背后也是一样惨不忍睹,看来只有他的脸蛋没有遭殃我仔细观察着有没有欢爱后的痕迹,可事实证明除了某些可疑的红痕并无其他,我凝眉,这些红痕也并不像是抓伤,我仔细观察我的手,顺着红痕的方向放在他肩胛上比量着,这种似有似无的感觉令人没有头绪,我气馁。

    “行了”我轻拍他的肩膀一下“把衣服穿上吧。男孩子要有些定力哦~”

    “”

    “去吧,把小碧叫来,我要沐浴。啊”我抻个懒腰“身体酸得很,需要按摩呐”阿情的身躯似乎僵硬一下,又迅速消失在门外,我皱眉。

    洗过澡后,我舒舒服服的窝在软榻上,不由琢磨阿情的神情令人疑惑。更令人费解的是小4和白梦之应该在林场,那里的师傅们把小公子们的交通管制的那么严格,他们绝对没有可能出现在家里,前思后想后断定,一定是我想太多可是,春梦呐不仅红晕爬上脸庞。

    令小碧拿过镜子,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认不是倾国倾城的绝色。鼻子不够挺,额头又太大,继承了爹爹的眉眼,眯起的时候媚眼如丝,嘴巴小小一枚,不够红,粉粉的,也可能是年纪尚幼,皮肤白皙光滑,连一颗毛孔都不见。最得意的莫过于注意保养的一头青丝,绝对的服帖柔顺垂感十足

    不仅想起梦中的小4,恍惚的很,一直看不清他面容,只是感官错不了,一定是他。早些年察觉到小4对我似乎并不是兄妹之间的纯纯感情,或许还有些别的但是,自己对他的情愫一直理不清那家伙有时候邪邪坏坏的,有时候又温柔的要命长相嘛~绝对是一等一的厄长相一等一的小破孩,细想不仅满头黑线,莫非自己恋童癖?喜欢小正太?(貌似你自己也不大萝莉配正太挺好嘛~~~~飘走……)

    阿情嘛,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不用琢磨。

    至于白梦之嘴角一撇,见鬼了才会梦到他,自动忽略不计,屏蔽!!

    按祖训白家的男孩子16岁就学艺年满可以下山回家了。爹爹说大哥16岁下山并没有回家,直接去京都天子脚下开设白家分店,已经去了有三个年头了,传说也算是稍微落稳了脚跟,当然了婚事因为缺少男主角算是暂时搁下了。我当时听问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度怀疑他是故意滴!再过一些时日二哥三哥也该回家了,厄还有妖白梦之。日子实在是过的太漫长了,漫长到我都快要不记得二哥三哥的长相,依稀记得二哥阳光,三哥斯文。至于我的小4还要两年多,醒之更不消说,比小4还多一年。

    我还是很高兴的,家里终于不是我一个孩子了,可以热闹些,不用每天这么无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