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12◆番外--阿情3

住家野狼2016-9-20 22:24:8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说我和四少对主子的所作所为是两个少年对心爱女孩的渴望,在她不知情情况下安慰自己那是亵渎她的纯洁,那么梦之少爷的到来,那对主子来说却绝对是一个噩梦

    梦之少爷尾随四少而来。站在窗外看着四少搂着主子躺在纱帘内的烟床上,毫无疑问主子还是被点了睡,四少埋首在主子的双之中

    梦之少爷点头微笑的看着房内的兄妹乱伦,似乎不为所动,可是他深邃的眼神却出卖了他的心,那种眼神我太熟悉了那是和我和四少同样渴望的眼神。忽然觉得很无力,我还好,这辈子我和是主子都是一体的,爱上她与不爱她的确没有什么差别可是,对于主子的亲哥哥四少和表哥梦之少爷来讲,对主子的渴望一定是个噩梦,主子是梦之少爷亲弟弟的口头定亲对象,而更可怕的是四少,他是和主子拥有相同血缘的亲兄妹主子对于这个家庭来讲,绝对是个魔。被别人发现的后果,我不敢想象

    梦之少爷没看多一会就走了,背影很随和,可是紧握的拳头却出卖了他内心的波动

    第二天午夜我诧异的发现,梦之少爷站在主子窗外。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居然没有丝毫察觉,难道这就是白家最顶级的轻功?梦之少爷抬腿要迈进主子的屋子,我警觉他来意不单纯,可是却发现我动弹不得这对我来讲绝对比杀了我更恐怖,我已经恨透了事情不在自己控制之内的感觉。此时,梦之少爷抬头看了我一眼,表情狡猾,我怒视着他。梦之少爷飞身上来轻松把我提进屋内,挥手点了我的哑,把我跪置主子床侧,微笑着看着我。我凝视着主子甜蜜的睡容突然很想落泪,对于四少每次的来到,我的确没有惊动主子,与其说我肯定四少不会真正做出伤害主子的事不如说我可怜他对主子的爱意。但是梦之少爷不同,他看向主子的眼神无时不透漏出掠夺。这里包括我在内,真正会伤害主子的人是他。

    梦之少爷用刀子划破自己的手腕,掺着一点粉末把血喂进主子的唇内。

    “阿情啊,你说老四是不是个傻子?”梦之少爷低靡的声音听起来很是魅惑。“这两月个月,每隔七八天他一入夜就消失三四个时辰,别人不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呢?”他坐在主子身侧抚着手下滑腻的脸颊“嗤,原来是等这个小妖长大啊!亏他隐藏了这么多年,才十三岁就忍不住下手了能瞒得了别人还能瞒过我么?前些年看他的脸就知道了。”梦之少爷似是在和我说话,可是连眼尾都不扫我,只是专注的看着主子,我只能瞪着他,却恐怖的发现主子的脸庞开始红润“这几年在那猛练轻功,人都道他是想超越我呵呵呵,谁知道是存了这个想头儿。早知如此,也让我那个傻弟弟多加练习练习,那么水到渠成的,也就轮不到今天我了”我怒气蒸腾,真想不到这么下流的话能从这个长的比玫瑰更美艳的男人口中说出,他们把主子当什么?可以任意采摘的吗?“不要那么生气,看你的样子也知道你也稀罕这小丫头不是一两天了,虽说她和你上床只要她愿意等她嫁人你就能如愿所尝,可是,少爷今天也教你点儿手段你看她想要的样子多漂亮啧啧,虽然身量尚少,也是绝色”主子额头已经冒出细汗,嘴唇湿润粉亮,睫毛也开始不安的颤抖,细幼的双腿也不住的蠕动着这家伙下药!!“我的血可是很珍贵的哦但是今天用在这个小丫头身上,也值了”如果我的眼神能够杀人,我想这个男人已经死了一百次了

    “呜”主子被药摧残的已经神志不清,细白的小手紧抓着床单,靠身体的蠕动摩擦床单来安慰难过的肌肤,梦之少爷长指微微勾挑主子丝薄睡裙下的妩媚花蕾,主子却嘤咛一声主动贴了过去,"这小妖哪来的这衣衫?比飘香阁的姑娘还勾火!”梦之少爷抬眼看我,不住抚着主子裹着紫纱睡裙的玲珑娇躯,在他的抚弄下,主子白嫩的身体在半透明的衣裙下若隐若现。随着梦之少爷的摆弄,主子也缓缓摆动这如玉的少女娇躯,玉腿微启波荡漾,晃人心智。梦之少爷虽然依旧面带微笑,可是我看出他的如潭水一般的双眸更加的漆黑深邃,梦之少爷伸手取下主子的小亵裤放在鼻端深嗅了好一会,不顾我的惊愕拉开我的裤子把仍带这主子体香的紫色亵裤放入我的裤裆,我的小龙早就挺立,现在接触着主子贴身私密由带馨香的里衣越发的坚挺如铁,看着我满脸通红却说不出一句话的表情那个恶魔告诉我好好享受!他自己却把大掌罩在主子的花园处代替着亵裤,主子马上咪嘤一声并拢了双腿,把梦之少爷的手腕夹在私处,梦之少爷变换的姿势,四指托住主子的俏臀拇指在她花园口索着主子抬起粉白的藕臂捉住梦之少爷的胳膊靠向自己,小也不住蠕动寻求着那一点点的安慰,“噢你家主子下面的小嘴儿吸的我好紧呐,不知道上面的小嘴儿味道如何呢?”说着俯身抱起主子置于自己身上,他则半躺在烟床上,这个动作使得深入主子娇中的拇指更深了一步,主子“啊”的呻吟了一声,主动把樱唇凑向梦之少爷,梦至少也则收紧手臂使得主子的酥更加的贴近自己,一口含住主子的唇瓣加深了这个吻,他眯起眼睛狠狠的蹂躏着主子的红唇,而主子则在他的拇指上款款摆动,不住的呜咽,“小表妹的处子花紧致的不像话,展风那小子估计也被她折磨的够呛,真想先要了她噢,别那么激动小公主,虽然被你磨蹭的很舒服,可是哥哥这里却更难受了”梦之少爷说罢撩起长袍解开束缚,让硕大正在微微颤抖的巨龙释放出来,他表情甜蜜又痛苦的抽出被主子紧紧吸住的拇指,蜜却随之弄湿了他的手掌,梦之少爷两三下拉下主子睡裙的肩带,那羊脂般小巧浑圆的娇便弹跳出来,晃的人心池荡漾梦之少爷把满手的芬芳蜜抹在主子的酥上,然后再伸出舌头慢慢添干净,就是不安慰她挺立的粉红花蕾。主子的玉已经胀大越发的饱满,身体被情欲催成粉红色泽,娇颜的表情更是沉醉动人

    突然觉得自己肿大的小龙已经涨到痛苦,又懊恼自己不能保护主子又愤恨此时最美艳最诱惑的她却是被别的男人挑逗而成。此时的主子不满花蕾没有得到安慰,不安的扶住梦之少爷的肩挺起脯扭动着娇躯更加贴近他的嘴唇,而梦之少爷舌尖绕着粉嫩的尖画圈圈,就是不去含住。主子款摆着翘臀,湿润的花扫过梦之少爷早就昂首期盼的巨龙,只听梦之少爷闷哼一声,抓紧主子浑圆的臀瓣前后的磨蹭安慰着自己澎湃的欲望,张口把主子一只淑含住大半,狠狠地吸允“啊”主子更加挺起酥,仿佛要把整只鲜嫩诱人的房全部送入梦之少爷的口中似的。听见主子妩媚绵长的娇吟,梦之少爷更加卖力的吸允,啧啧有声,下身也不住的向上挺动一下下顶击主子早就已经湿淋淋的蜜,蜿蜒的晶莹花顺着梦之少爷的紫色巨兽流淌下来。“噢真要命雅雅,你是地狱派来的吗?我忍不住了真想马上贯穿你”

    我怒视着他,怎么可以?给主子下药迷奸她?主子的处子之躯啊

    “阿情,你来。”梦之少爷含着主子头口齿不清道“她这么闹下去,我真受不了。你过来把她弄舒服了解解身上的药”梦之少爷看都没看我随手丢过来主子的一只耳坠打开我久封的道,却没有解开我得哑。“我只是想惩罚一下这小妖,让她勾引的老四欲罢不能的。谁知作茧自缚,她这小样儿弄的我要疯了。”见梦之少爷双手不断抚着主子如玉的美背,嘴唇在两只酥上来回吸允,而胯下紫红的巨龙小半个龙头已经顶进了主子娇美湿滑的幼,主子紧闭双眼,神情好似痛苦但更多的却是渴求。主子在梦之少爷的龙头上还不住的扭动,两片贝无辜的向外翻着,蜿蜒的蜜还不断的趟下梦之少爷的巨兽,梦之少爷表情隐忍,额上淌下细汗,闷哼的声音即痛苦又甜蜜

    我不顾腿上道久封的麻痹,冲过去从梦之少爷身上猛的提起主子,梦之少爷闷哼一声,主子也被突如其来的空虚弄的不适,呜呜的低泣,修长的未着寸屡的双腿已然盘在我的腰间,湿淋淋的私处仅隔着我的长裤与我早就挺立到痛苦的小龙贴在一起我的长裤马上被她弄湿,我的小龙已经感受到她的湿润热情,突然想起来那天手指被这里紧紧吸住的感觉我低吼一声抱紧她深深把她压入床榻里面她也因我如此用力顶撞弄的在我耳边呻吟出声我听着这缠绵的音乐,既是折磨又是甜蜜

    “嗤”梦之少爷嗤笑着看着我,用手上下套弄自己的欲龙,“这丫头老被我们这么调教,迟早变成欲女别弄了,快安慰安慰她吧,你看,真可怜都快哭了”主子微眯的美眸下闪烁着晶莹的湿意,因澎湃的情欲惹红的娇颜更加热烫,身子也毫不矜持的抵在我的欲望上不住厮磨,娇柔的嗓子也传出细细的呜咽。看着主子难耐的样子,我心一横,重重的吻在主子红润粉嫩的樱唇上,主子马上附和吸允我的舌头,我抓住主子饱满的脯,轻巧的揉捏着,谁知主子突然伸手附与我手之上,一起更加用力的揉弄,我被她的热情弄的魂不守舍,离开她甜蜜的小嘴吻干她前的细汗,一路向下来到她平坦的小腹上,主子更加卖力的扭动着身子,双手抓住自己的娇用力的揉弄,我心中一热,向下含住她早就殷红的小珍珠,“啊”她头颅微仰躬身而起。而早已忍耐不住的梦之少爷已把她的呻吟全部吞如口中,我也终于把舌头第二次伸进她湿透了的紧窄娇嫩小。

    “唔嗯”随着我愈加剧烈的抽送,主子不住的娇吟出生,似快乐似满足,娇躯也微微的颤抖。我轻笑,可怜的女孩啊,这个时候才算稍微得到了些许安慰,其实她早就把美臀下的菱花丝绸床单弄湿了一大片了

    我把主子的修长双腿和翘臀抬起朝上,一边低头抽着她的嫩,一边握住自己的小龙来回安抚揉搓。而主子也夹紧我的肩膀柔媚的娇啼着。梦之少爷伸手握住主子的小手放于他不住跳动的紫龙上上下的抚,速度渐快另一只手食指深入主子微张的菱唇逗弄,谁知却被主子粉舌卷住吸允我和梦之少爷都闷哼一声真是个妖女。梦之少爷扶住主子的脸庞,把紫色巨龙凑近主子唇边,主子张口微添了一下,梦之少爷又向前凑了凑,主子娇吟一声粉舌划过那深紫的龙头“噢好女孩,把它吃掉”说毕托住主子的后脑把整跟男龙送入一半。我心头不忿更加卖力吸允主子的花,指头更夹住主子的小珍珠揉弄,主子“啊”的一声随后弓起了腰,而随着主子张口梦之少爷已把整令主子小嘴吞没,梦之少爷低吼一声,开始缓缓抽送,我见主子微皱着眉头还以为她难受不适,可谁想可怜的小里却流出更加甜蜜丰润的体我也随之入两手指享受着被她紧紧绞住的快感,更加快速的安慰着小龙我知道,此处三人已经进入欲望的癫狂状态

    终于,梦之少爷忍受不住,在第一百次低吼后在了主子白玉般的脯上我看着这靡的场面,只觉玲口一麻,也了出来我俩都不住的喘着气梦之少爷挥手解开我的哑,我冲过去就是一拳,他轻笑着一释嘴角的血丝“现在想起来凶了?刚才怎么道一解第一件事就是抱她?”我赧怒到满脸通红“你”“真是个小娃,呵呵”

    我和梦之少爷把主子抱到温泉清洗,主子在我怀中却不住厮磨着我的身体,我知道她药未解。

    “咱们小公主心思真是非比寻常,这温池的建造好致的想头。”梦之少爷一边宽衣一边四处观赏。

    而我把主子衣衫尽退后也随之光裸的跳入泉水立刻后悔,主子羊脂般的身体在水中更似水妖。半湿的长发散乱缠绕在玲珑有致的身体上,而她寻找到我的温度后立即窝在我前喘息,酥也随之不住的贴紧我的膛,两条莹白藕臂搭在我脖子上,一只光裸玉腿缠绕在我的小腿上不住磨蹭。我软趴趴的小龙马上苏醒,抵在她滑腻的肚子上梦之少爷也跳入水中,他的健阔身体更似天神,从后面贴住主子的柔背翘臀,双手绕过主子腋下抓住她的嫩,我本能的想带主子远离他的怀抱,谁知主子呻吟一声好似抗议,我无奈的看着梦之少爷似笑非笑的脸庞,他在氤氲带着雾气的温泉和月光下更显妖艳。

    梦之少爷示意我坐在池沿上,然后让主子趴在我怀里,他自己则抓住主子的纤腰提高她的翘臀把巨龙入她双腿中,随他动作主子的头却更低下来,粉脸正在我胯间,我大惊,挺立的小龙在主子颊边不住跳动“好好享受,我来满足这小浪娃”梦之少爷探手夹住主子的小珍珠“嗯啊”主子娇躯微颤,却更贴紧梦之少爷,他扶住紫龙,让龙头来回在主子花瓣上滑动摩擦,时不时在花园入口处轻顶一下,撑开贝进入小半个龙头,这时主子和他都呻吟一声,“今天被你这么折磨,更加让我想象什么时候可以在你清醒的时候干你噢妖,那时我要你哭着求我玩坏你玩你的小嫩,玩你的小浪”梦之少爷半眯这眼眸,主子仿佛听懂这些浪话般不住的咪嘤扭动着,而我的小龙也在她脸旁唇边划过,我捏着她的嫩忍耐着。“还是处子就这么浪,以后等哥哥弄过你后还不知道要浪成什么样子宝贝,真想看看啊噢,好女孩夹紧我”梦之少爷紧握着主子纤腰,在主子娇嫩的双腿间快速抽着,庞大的紫龙蹂躏着主子娇美的花瓣,手指也用力揉捏着主子的小珍珠时而轻弹,主子“啊啊啊啊”的娇吟不断,我实在忍受不住压低主子头颅让她一口含下我的欲望,“噢”我长叹一声,被她小嘴吃掉的感觉简直太美妙了她舌头微添玲口我舒服的忍不住颤抖,忍不住在她嘴里上下挺动着,而抬眼看着梦之少爷在主子身后挺动类似交欢的姿势更是刺激,我不住把主子的娇揉捏成各种形状,而主子似乎好喜欢,柔腰不住款摆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