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11◆番外--阿情2

住家野狼2016-9-20 22:23:21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的某天,风月宝鉴来了一个人他彻底颠覆了生活可能是主子的,或许还有我的。

    那是四少。

    我以前见过他也知道他,他是主子最好的哥哥,甚至超越了白醒之。时间接近入更,四少一直站在门外,拳头紧握,看起来样子举棋不定,我该不该下去盘问他呢?可是他又是主子最要好的哥哥。我也举棋不定,同样也猜不透本应该在林场的四少为什么半夜出现在这里。终于向下定了决心似的四少迈进屋里,去白碧白月房间里兜了一圈,然后慢慢向主子床边走去我心里矛盾极了,不知是否应该阻止,心想,等四少如若出手对主子不利再也不迟,或许他只是太过思念主子了。

    其实我猜对了,四少只是太过思念主子,可是又与我所想的有一定差距

    四少只是站在主子床前,凝视着她的睡颜,眼神痴迷。就这样良久,我猜莫非是四少有什么话要对主子说却不好开口?突然主子习惯翻身,四少却开始呼吸急促,隔着纱帐,我看不清内里的情形,我从树上跃下,绕过风月宝鉴,从右侧进入了室内,落地铜镜之后,主子说,这是当初建造房屋时候留的密道。原来主子翻身从锦被里露出了白玉般的修长纤腿和藕臂,红唇微启,发丝散乱在床榻上而主子今天所着肩膀上细带子的石榴红睡裙,长度只盖住粉臀,而今因为这姿势露出了侧面系带子同样颜色的石榴红小亵裤

    只见四爷抬起手来又放下,最终没有底挡得住床上佳人的诱惑,撩起长卦坐于榻上,随手点了主子的睡让她更不能清醒,随即我想到他之前去了白碧白月的房间,免不了也是点睡去了。

    我终于再也忍不下去了,飘了出去。

    “你终于还是出来了,呵呵,你是雅的影卫?”四少轻揽着主子的羊脂般的肩头,她满头的黑发披散在四少的腿间,睫毛秀长微微卷曲着。

    “四少,请你放开主子”我表面上不为所动,心中却在翻滚着巨浪。

    “你多大了”

    “12”

    “噢?比雅小一岁,长的却像个女娃娃”

    “主子虽是您亲妹子,但也是个姑娘家。四少现在的所作所为与礼不合。”

    “她是我亲妹子,哥哥山中孤寂甚是想念,巴巴赶回来瞧瞧又有什么问题?”

    “您可以叫醒主子,或着侍女为她穿好衣衫”

    “原来是为这个,我和她从前都一个池子里洗澡”四少抓住主子的手指来回的细细抚着,态度暧昧难明。

    “”

    “你叫什么?”

    “阿情”

    “她取的?”

    “是”

    “那是她要告诉你,人间有情。”四少抓起主子的玉手放置唇边细细的吻着,似呓语又似说给我听“我和她是兄妹之情,可是谁又知我对她”四少用手指一的为她梳理着漆黑如海藻般的茂密长发“许久没见,你越发的美了,可是睡熟了,还似个小娃娃。”看四少的手渐渐移到主子的纤腰,摩擦着那薄薄的石榴红轻纱,细嫩的皮肤清晰可见,我暗暗咬着牙,强忍着打昏他的冲动。“不知这两年你个没良心的小家伙有没有想我,盼星星似的盼你的鸿书,也未见只言片语”四少轻点主子红唇,用指腹来回的抚,然后珍惜的放在自己唇边轻添我沉声道“四少”他却似没有听见般沉寂在与主子的世界里。他起身到床沿,撩起长袍半跪在床下,捉起主子一只玉足,抚在那条主子很是珍惜的链子上“幸好,你一直带着它”四少慢慢的笑了。原来主子脚裸上的链子是四少送的。他细细的吻落在链子周围,慢慢往下吻在主子白皙玲珑的脚背上,我觉得小腹一热,因为四少已经把主子的脚趾含在口中添允,从大趾到小趾逐一吻遍,一都没有放过我想阻止却开不了口忽然“嗯”天籁一样的声音从主子檀口中轻柔溢出我知道,我胯间小龙已经把头抬了起来,我从被四少抬起主子的玉腿,甚至看见主子双腿之间那甜蜜的影我忍不住想起了主子沐浴时那羊脂一般的花蕾,没有毛发的软嫩贝四少已经吻至主子膝盖,果然单单一双脚已经不能满足他。或者是我。一路上落下晶莹的湿润吻印,似乎主子的膝盖很敏感多年的习武让我感觉到主子呼吸的急促我也跟着怦然心动。四少轻柔掰开主子细幼的双腿,石榴红的薄薄小亵裤已经跃然眼帘,两边纤细的带子起不到丝毫防卫作用,反而更加想让我感受把它们亲手拉开的感觉显然,四少爷是这么认为的他像拆礼物一样拉开了它们,漂亮的小亵裤立刻毫不掩饰的滑到一旁,露出了主子鲜嫩的少女私密,我知道我应该阻止四少的行动,却又下意识的不想他停。四少的修长手指微微颤抖,轻柔的抚了一下,我感受到主子细微的轻颤,他沉醉的俯身把英挺的鼻子拱入细缝之间,缓缓摩擦“雅噢我的雅雅”湿热的气息喷在主子那美妙的私处引着她微微轻颤,这低沉的声音类似梦语。终于四少张开嘴吻在主子柔嫩的贝上,伸出舌尖轻添,看见四少的舌头埋进主子的细缝里缓缓下滑来到花园入口,主子的娇臀在他掌中细细颤抖,四少抓紧主子,指缝中主子的臀被抓的变形,四少激动的额角渗出汗水,一个用力探了进去,主子眉头微蹙,“嗯”的一声娇柔甜蜜,似叹息似痛苦似沉醉。我的欲龙已经胀大到不能再大,我想四少也一样,四少舌头用力的来回抽,吸允的声音暧昧滑腻,终于四少再也忍受不了,把主子的长腿掰的大张,玉嫩的小腿搭在他肩头,美丽的脚趾卷曲着,而四少的脸已经完全埋进主子的双腿间

    “嗯啊”主子天籁一样的声音猫咪一样响在空气中,我和四少都欲罢不能,我看着四少埋脸于那个美丽的地方,心里有嫉妒有兴奋有翳,但更多的,我知道那是跃跃欲试

    “雅雅宝贝,哦你个折磨人的小东西”四少抬头注视着主子那因他而红艳欲滴的俏脸和微启的小嘴,而我却看见主子那鲜艳的小小幼因为没有了阻挡正流出晶莹蜜,蜿蜒留下滑淌过白皙的臀顿时甜香满室我好想帮她添干净,那样的琼浆玉呵然而四少却俯首为之了叹道“雅雅你真甜这是为我流的吗?”四少舔干净的唇舌不经意间滑到了主子的小珍珠上,主子“呜”的一声好似哭泣,“来雅,尝尝你的味道”说着四少已经向上吻至主子唇边,喂食着那甜蜜的体主子的樱唇被浸的更加粉亮我倒抽一口气,因为不知何时,四少的硕大欲龙已经顶至主子的花园外,正在那道细幼滑腻的缝间摩擦紫龙的头部已经被主子的蜜沾染的湿漉漉的,花瓣阻挡不了,正在外翻呢

    “四少”我惊叫“您是她亲哥哥”出声才知道我的嗓子已经为欲望沙哑的不像话了

    “是雅,是我没把持住原谅哥哥”好似安慰自己似的,四少又亲吻了主子的樱唇,欲龙也在水上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从主子身上退下。站在旁边才看清主子现在衣衫半退,蜜水亮,脸颊绯红,真是说不出的靡诱惑四少又拉起主子的纤手放在自己的欲龙上,喉咙里忍不住的溢出叹息“噢”平息了一会,却不见效果,四少只好跃出窗外道“交给你了”再不见了声音

    我看着主子此刻的样子,左手安抚着在不断跳动的欲龙,没有犹豫的,俯身把欲龙贴在了主子蜜上。把主子的双腿并拢握于前,就在主子的花瓣前两腿间来回的抽,谁知主子的蜜中却水不断把整个欲龙都弄的湿滑无比,更加便于我的抽送,那柔嫩的肌肤触感,即使不是主子的幼中也无比的快慰我忍住闷哼,紧握住主子的玉腿用欲龙狠狠的蹂躏着身下少女的花瓣,居然也扑扑有声“嗯嗯嗯啊”她咪嘤着,主子居然这样是有感觉的,我更加兴奋更加卖力,谁知听着主子甜蜜的声音居然感觉龙口一麻,赶紧用手捣住我,了。

    脸一红,处理好自己再埋首于主子花瓣中帮她把蜜添干净,不自觉嘴唇夹住她的珍珠揉弄,主子身子马上绷直,我伸出一只手指伸向主子花瓣中,很快我就知道自己错了,那被紧紧吸住的感觉的要命,马上刚刚舒服过的男龙又抬起了头往里的时候紧致的不能前进半步,待进去后往出抽的时候又被紧紧的吸住,这就是女体吗?我嘴和手指并用,加快蹂躏的速度,主子的声音甜腻的要命,突然主子抬起手来抓住我的头发,身体绷的僵直,腰也拱了起来更加凑近我的嘴,一声长长的纯天然快感的嗓音拉了起来“啊”我一张嘴,接下了主子身体中喷而出的琼浆玉露,在我不断的吸允中主子的身体也不住的颤抖在四少和我不断挑逗下终于得以高潮的可怜少女在我怀里沉沉的睡熟了我微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