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10◆番外--阿情1

住家野狼2016-9-20 22:22:55Ctrl+D 收藏本站

    我是一个孤儿,我从来不知道父母是谁,我也没有名字。在有记忆的时候我就已经在白府了,这地方所有姓白的人都是我的主人。三岁那年府里的师傅我的手臂点头称在我骨奇佳,我就顺利从奴役房搬到了影。虽说这里叫影,但是却是一个四周墙壁很高很高的院子,听其他人说它在白府最深处。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永无休止的练功,师傅说,这里完全靠力量说话,谁最厉害谁就可以选择最好的房间最先挑选食物,没有工夫悲天悯人。而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白家的主人,这里的人都是白家的主人从各处救回来的,师傅说我们的命是白家人给的,就算哪天白家人要拿回去也不能皱一下眉头,所以这里是影,我们就是影,为了白家而存在的影子。

    每隔半年白家三大影卫中的一个,也就是三大当家的影,都会来查看我们的进益即功夫。我知道那是因为主子们在为小主人们物色影,小主人从林场学艺归来后就代表正式成年可以独当一面也可以为家族尽力了,其中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为自己接下来的人生挑选一个影,主人们一生只此一个影,影这一生也只此一个主人。当立下血契的那一瞬间,影的一切都属于主人了。

    我周围没有一个朋友,我们只是同处一个屋檐下而已,当然他们的年纪都要来得比我大,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应该比他们弱。五岁那年当我浑身是血的从森林里活着爬出来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这世界只有无情的人才会活的长远。那是一次让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地狱。32个孩子没有一个超过10岁,活着出来的只有9个,而我是第九个。师傅把我们带进森林的深处,每人身上一把匕首,没有食物没有火种,告诉我们他在森林的另一端等我们,他只需要最先出来的16人。我以为只需要提防毒蛇猛兽,却忘记了提防我的同伴,他们不顾师傅留一半人的命令,为减少竞争而互相残杀,因为大家都知道在白府只有有主人的影才是影,否则没有立足,而不可能有十六位姓白的主人在等着我们。身体中了数刀倒地,好在及时躲开了要害,除了流血并不怎样,可这却使我头晕眼花。知道他们已经先走了,看来是想让我自生自灭,忍着虚浮的脚步寻找止血的草药简单包扎,用匕首割下一只死人的手臂背在身上准备当作粮食,我不认为我还有力气捕猎食物。一步三晃寻着前方留下的痕迹向前一路上同伴的尸体横路,我猜算着还剩下多少人没有死去。可能是这路途上被我们践踏的残忍暴戾幸而没有遇见野兽,否则凭我现在的状况不死也是留下半条命。当我终于在太阳落山前爬到了师父面前,挣扎着站了起来,我不想看那些称为同伴的脸,我对师傅说“我要成为影!”

    接下来的几年,继续着非人的生活。因为当初的测试太强悍,虽然没有人再去提起,但是已经在我们年幼的心灵里留下了长年的翳。从各个同伴之间也不过是点头之交,更没有了派系之分。只不过有一点,随着我的年纪增长,面貌却不似身量越来越伟岸,反倒越发清秀,越发标志。我自己对这种发育没有什么意见,毕竟人生父母给的,挑剔也挑剔不来。反之几个年纪较大的同伴看我的眼神越来越放肆,有讥笑的,迷惑的,迷恋的,情欲澎湃的。我一概不理,如果想除在言语之外讨什么便宜那么就靠本事来吧,只是我却越来越不爱修饰打扮自己,任由头发杂乱披散着,衣裳蓝缕破败。后来不再需要随同师傅,开始自己完成相对困难的任务,慢慢的再没人对我小觑,而我也开始避免在非集体活动时间与人碰面。对于我的转变,师傅不免叹气。我知道我不是所有候选影卫中最出色的,但是我却是最能忍耐的。饥寒中的孤狼可以在积雪中几个时辰不动只为了等待一个捕捉食物最有利的机会,因为多余的动作不仅会打草惊蛇更会浪费本来就不多的体力,而一旦出手的那一招必然是敌人最薄弱环节,致命的,毫无怜悯的。这或许就是我的生存之道。

    然而,某一天,一切都将和往常不一样了,那年我12岁。

    她走进院子的时候看起来和其他少女没有什么不同,虽然我实在没有见过几个少女。眉宇秀美,肌肤胜雪,檀口似成熟了的樱桃般微嘟着。只不过比别的少女多了些不驯,比如她长及纤腰的秀发披散着,百蝶穿花的刺绣衣裙随意套在身上,腰带都没有系。我知道这个便是白家最小的主子,白家五小姐。今天白家的大家长亲自带这个女儿来挑选影卫了,但是我认为当这个影会不容易,因为看此女子的脚步就知道没有丝毫武功,甚至连轻功也不会,做她的影,会很辛苦。但相对的,如果她乖乖待字闺中,然后成人便乖乖嫁人,做这个影可以说是更轻松,更安逸,远离了江湖纷争,远离了血腥灾难神游太虚被此女打断

    “爹爹,你一定要找个人每天不分昼夜的监视着女儿吗?”

    “小公主乖,这不是监视,是保护”

    “可是爹爹,这个人要无时无刻的关注我”

    “那是他们的职责”

    “包括淑女沐浴出恭?”

    “,雅雅不要胡闹,你挑了影以后影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了,它的一生都是你来主宰这是白家的传统,如今不可能更改”

    “那我可以不要他、她跟我去厕所吗??”

    “有这时间担心这个,不如去看看有没有和心意的人选吧。最优秀的影都在这了。”

    然后她大大的眼睛在院子里骨碌了一圈,从我身上划过,又迅速划回来,瞳孔张大。我垂下眼帘不愿让她看见我此时眼里的笑意,然后一双白色秀着小鱼戏荷的缎面拖鞋出现在眼前,少女蹲下来,长发末梢垂在了地下,紧紧握住马上就要去多事帮她捞起的手,装作淡定的样子。惊讶,她纤细秀美的手指托起我的下巴,大眼中的光一闪而过,我迷惑了一下,只见她依然笑得一片纯真,她说“呀,脏兮兮的真可怜,但是是个漂亮孩子呢,愿意以后跟着姐姐吗?好食一起吃,好衣一起穿。”

    白老爷笑了,我猜是觉得他女儿说的很有江湖豪情

    血祭的过程很简单,我放一碗血,她喝掉,她划破手指,滴一滴血在我伤口上,当然这中间混合了白家秘制的药草,从她的血滴进我身体里的瞬间开始,就从伤口中蜿蜒生长出图腾样式的花纹

    这图腾,据每个主人的特形状不同,颜色不同,停止的时间也不同。但是我见三大影卫和其他影卫的一般深红色居多,图腾蔓延长到手肘而已,轻笑,不知道我的图腾是什么样子的。

    血祭开始了,我和她面对盘腿而坐,秘造师傅跪坐身侧,观礼的只是三位当家以及三大影卫还有管家七人。按照秘造师傅的要求我退去全身衣衫,以方便他记载图腾蔓延过程,她却随着我越来越少的衣衫逐渐瞪大了眼睛,当我神色泰然退下最后一件亵裤的时候,没有预计的脸红心跳,这小女人纤手一指我双腿之间的软爬爬的小龙,冲着白大当家吼到“她怎么是男的?”全场包括秘造师傅全部面面相觑,意思我看懂了,大家的眼神都在说“谁也没说她是女的啊”。这小女人面色晴不定,一直盯着我的小龙,若不是她的眼神凶残,我想我看着她鼓胀的脯,紧紧并拢的细幼双腿一定会有反应。

    银刀划破我左腕,血水蜿蜒而下流入银碗,她紧皱眉头喃喃自语“你可以分期付款啊我一口气不想喝这麽多啊”终于,在秘造师傅给我止血后,她表情沉痛的接过银碗,寻思良久最终送向樱唇,看她嘴角流下的我的鲜血,我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慢慢升起,这个喝我血的女人。

    当她那一滴血滴入我混合了秘药的伤口时突然觉得很烫,然后皮肤上从伤口中生长出类似植物嫩芽的图腾,是黑色的,慢慢生长,形状是纤长的很快便蜿蜒过我的手臂生长至后背,终于在腰部停住,然后我们发现那些图腾原来是深紫色的紫的发黑。

    然后我顺理成章的随她回了风月楼,顺理成章的每日跟着她。她说看我的眼神太寂寞,取个名字吧“阿情”,她说要记得人是有情的,我说好。在她要求我沐浴出恭时不要跟着她,我说好,但是这只是说说,但是我还是很尊敬她的平时让她感觉不到我的存在。看她忙里忙外的造她的风月宝鉴,虽然对那个户外温泉很不待见,但还是没有出声劝告。又看她要做新衣窘跑了老师傅,又被小师傅窘,不自觉嘴角上扬,她做成了的衣裳拿过来以后一件件的试穿,虽然我经常可以看到她幼嫩却玲珑有致的身体几百次了,但这次却让我更加蠢蠢欲动,那时的她,我只想到了一个词——妖孽。那天晚上很难熬我的下半身为她坚挺了一整夜。那时候我分不清我对她的感觉,主子?一生唯一的女人?要守护的人?和我一体的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