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07◆中秋

住家野狼2016-9-20 22:21:17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路上和醒之小4说说笑笑,完全的三人行.小碧小月拿着大堆的东西跟在后头,小4示意已经跟着大部队回来的小厮斗玉帮忙.一众七八个人浩浩荡荡进了风月楼.

    小4着心不甘情不愿的醒之去梳洗换衣了,走进我房内取过他正厅送我的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条银链子递到我跟前,我细看下去,好致的工艺,链身上长短不一的吊着小鱼,小锁头,小铃铛,小红水晶,小太极八卦

    '好可爱噢,小4!我好喜欢"我上前搂住小4的脖子亲了他脸颊一下,小4庸懒的靠在床前,眯着眼睛道"过来"我走过去坐下,小4撩起的我裙摆露出脚裸,蹲在我身前亲自为我系上,"别丢了,雅,也别摘下来"小4难得一脸正经和专著

    我抬眼看他.这家伙真的把我只当妹妹吗?

    等醒之回来,先生已经来了.我入琴室向先生问好.

    "先生会吹萧吗?"自己先汗个吹萧

    "小姐何有一问?"

    "噢,没什么.弟子只是想到先生此曲若能琴萧合奏效果或者更妙呢."其实我只是看过笑傲江湖的小说罢了.

    先生沉吟半晌,"小姐好致的想头"又沉吟一会儿才缓缓道"萧声轻浮穿透,琴音浑厚轻灵"又来回踱步'好好小姐坐罢,柳某去去便回"说完抬腿便走,我纳闷他要干WHAT?

    两盏茶的功夫,先生带着一柄洞箫而回."此处"说罢便抚琴,"如加入萧声"还有此处长音此处转折此处合奏"先生像刚得到一样新鲜玩具的小孩子般乐此不疲的或讲解或与我演练,曲子果然更加丰富更加有味道.我提议"先生吹奏的时候可选在晚宴厅外对面假山石上,我则在厅内抚琴,让洞箫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或者更加轻灵呢?佳节满月,月下假山洞箫,也应了景了不是?"

    "小姐果然好点子,所谓的确知音呐"先生不住含笑点头

    离晚宴还有一个时辰左右,小碧小月已经着手为我打扮.今天家里还有客人,我再散着发好像对人不敬的样子.无奈,我让小碧像绑公主头那样的只束起上半部分的头发,松松在左边高高梳起一个歪髻,佐以细银链子在部扎紧,髻上一柄黑木坠一颗大珍珠的步摇.下面的头发还是那么披散着梳顺.耳上一对红宝石水珠型耳坠,腕上套着五六个金银镂纹细镯,晃动的时候清脆叮咚好不悦耳.身上里面一件紧束腰身的淡紫丝绸裙,外罩半透明的白纱长衫,没有束腰,穿上那双银缎面厚底前包头拖鞋,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裙摆随即飞舞,越发显得缥缈轻盈,再配合今天的琴曲,效果肯定另人满意.小月要给我上妆,我略想了一下,主角不是我,不必弄的脸上花花绿绿.只拿玫瑰膏子用清油掩开,薄薄在樱唇上点了几下,嘴唇便亮晶晶粉嫩嫩的了,再略微在两腮打了点儿淡紫胭脂,小剪子修了修眉型并没有描绘,最后没有睫毛夹只好拿小木用火略微烤热,把睫毛熏翘,一个清秀的淡妆完成.

    小月看着我,小碧点头道"主子这样子好纯好甜呢"

    "什么?难道你主子平时不纯不甜啦?"我佯怒

    "嘻,主子平时也当然漂亮可爱,只不过打扮后更致了呢"小碧笑容很狗腿呢~~~~

    "小丫头嘴甜噢~~难道要打赏?"

    "不敢呐,主子.小碧只要时常能跟在主子身后,欣赏主子的仙人之姿,就心满意足啦."

    ""我怪异的看了小碧一眼,这妮子说这么恶心的话居然还没笑场好定力.我瞥了一眼小月,她连忙侧过头去拼命盯着床梁,仿佛上面长出花来了,神色也很异样

    我无奈翻了个白眼"走吧,先过去吧."

    "是,主子"她们俩的声音抽搐

    ""

    穿过山石,还没到主厅,便听假山后一阵莺声笑语.侧头一看,几位花花绿绿的少女伴着两位少年正在游廊里笑闹.定细瞧,那两位少年正是三哥和梦之.只见三哥哥浅笑端坐梦之身后凉亭里,身旁一位蓝衣少女正在品茗,而梦之哥哥正拿扇子点着身前一位穿黄赏的女孩展开的纤手,对她说着些什么,而身旁却有另外两个女孩子锦帕掩唇嬉笑.看这架势,莫非是看手相呢???三叔真是的,凭梦之哥哥的手段和样貌来接待大哥的未婚妻候选人们,难道要考验人家小姑娘的定力?我微微一笑,领着小月小碧走向主厅.刚走出没有10米,却听身后传来一句嗤笑.

    "呦,想这么没规没具的先进去,莫非是想讨个好彩头"

    我回身一看,一个年四十多岁的发福男人伴着一个头上满宝石有些风韵的女人,那声音刚好是那女人发出来的,我打量了他们一下,估到可能不知是游廊那几位小姐的家人,敢情是把我当她们家姑娘的敌人了,先来个下马威.

    "哼,长辈说话也不道万福,真是没家教呢,长的也不怎么样,白小爷能看上才出了怪事"她一脸鄙视

    "你这个可知她是何人?也由得你来侮辱?她"

    "小碧"我打断小碧为我不平,看向跟前这二位没做全功课就来挑衅的男女一字一句柔声道"夫人教训的是呢小女家教是不大好,一会儿正好您也能见到我父亲,不妨直接跟他老人家说吧"我稍微停顿 一下,用更娇柔的声音到"而,现在小女就要没规矩的先进去了呢"说完也不福身,甜甜一笑转身去了.

    "你这小烂蹄子"

    "住口"却被那男人打断她的气急败坏.估计还稍微感觉出来了点事情不对头.

    "主子,你怎容得她们对你侮辱?不让小碧帮你教训他们?"我一直按着小碧的手,她已经脸色铁青了.

    "小碧,让她说几句我又不会少块.让她在这里爽快一下不妨,一会儿晚宴开始那脸色肯定好看多了"三人一路走远

    我不知道的是,从侧面走出三个人,正是父亲大哥和二叔,显然已经看了多时.

    "原来在不觉间,我们的白小姐,长大了呢"白二爷轻笑

    "不娇不躁,不逞一时口舌之快"白浩磊道"这个小妹很沉得住气"

    "我们七岁的小公主,不一般呢"白大爷沉声笑道.本不愿世俗之事污染了这唯一女儿的纯洁世界,并没有请人教授她驭人之道,经营之道,想不到这孩子为人处事自有自己的一套呢,难道这就是白家的血统吗?

    晚宴即将开始,各位小姐和他们的爹娘已经就坐与厅堂右侧.侍女们水果点心果酒的招待着,二叔,三叔,白午阳,白安阳与白梦之也在大厅左侧相陪,中间轻歌慢舞,好不热闹.爹爹牵着我,后面随着大哥,小4和醒之含笑入席.

    爹爹与大哥居中间主人座位,左首二叔三叔第一席,二哥三哥第二席,醒之梦之第三席,我和小4左侧末席.我抬头扫视一圈客人们,原来那花园那对夫妻赫然坐在右手首位,怪不得那么嚣张呢,而他们也正在看我,明显这二位脸色一变,时红时白晴不定.我心里暗笑,面上却保持着笑容礼貌的举起杯子遥向他们微举,用袖掩唇喝了一小口.他们也慌忙把杯子里的果酒一饮而尽.小4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朝那二位看去,眼睛微眯,那男人还好,那女人却瑟缩了一下.此时舞姬都已下去,大厅静了下来.

    "几位老爷夫人小姐来到咱们家,蓬壁生辉啊"三叔笑呵呵道"只是不免使各位家中月圆人不圆了"

    "哪里哪里,白三爷可折煞我们了"

    "白某敬诸位."说罢爹爹举杯相邀,大家也都恍然饮了"几个犬子午阳,安阳,梦之,诸位已经见过了这便是长子白浩磊,四子白展风,么女白雅雅,三弟的小儿子白醒之了.来,见过诸位老爷夫人小姐."我们齐刷刷举杯一饮而尽.

    "白老爷生的好俊的儿女啊"

    "白家后继有人呐"

    "一看就才学出众啊" >_<

    "金童玉女啊" - -||

    "唧咕唧咕唧咕" (-__-)b

    "咕唧咕唧咕唧"╯﹏╰

    随即趁着重新布菜的机会,三叔又给我们介绍对面的几位.

    原来那对事先见过的夫妻是城南的膳食大户,咱们盎然城里大半的膳食产业都是他们家的,名号"聚喜楼",听说家里面的厨子还出去了几位主厨于京城大官家里,免不得气焰有些嚣张呢.他们家的女儿闺名李菲舞,年方7岁,明眸善睐,巧笑吟吟,漂亮乖巧的不得了,嘴巴又甜,一口一个白伯伯,白大哥,看表面仿佛并没有继承她母亲的泼辣与刻薄,使人印象颇好.

    左手第二席位,是昂然城纺织巨头,原家.他们家不仅遍开设染坊,布庄,服装店,还有亲戚在京城经营同样项目,所以这地方所有人都知道原老爷的衣服可是京城来的最时鲜的款式呢.并且老师傅们手艺了得,我的几双拖鞋就是拜他们照我的图样子所做,分毫不差.他们家的女孩儿就是那位在游廊原远瞧见的穿蓝衣裳的小姑娘,皮肤白皙吹弹可破,难得的是虽然脸上始终淡笑着却自骨子里渗透出一种孤敖高贵之气,这位原小姐芳名沁蓝,今年一十一岁,可算是大哥以外年纪最长的小孩子了.安静有礼,盛开如半日莲花,悠然自得.我这么看着她,就很喜欢她,不觉得对她甜甜一笑,她一楞,随即纤手轻抬举杯向我邀酒了.这下换我一楞,也慌然举杯饮了.这女孩子格大气,不拘泥小女儿之态呢,是这时代难得一见的人物.我抬头看了大哥一眼,他似乎丝毫没有注意.

    小4握住我的手问"不安分些,和人家捣鼓这些酒来?"

    "风,你看那蓝衣姑娘如何?"我大眼睛眨巴的看着小4

    "不及你"他兴味索然

    "讨厌不是,人家认真的呢?"我撒娇不依

    "很安静,却又不是作态,值得研究研究.但这有劳烦大哥费心了"他又道"虽是果酒,你也不易多饮,小心被风吹,伤着头."他把玩着我的细嫩手指,来回抚摩.

    接下来就是南家和秋家,分别经营的是珠宝和书斋的生意,那两个女孩子倒也不错,只不过漂亮讨喜不及李菲舞,沉着高贵不及原沁蓝.南黎雁妩媚不羁一些,秋若水温婉柔和一些.但值得我注意的是,那红裙白袄的南小姐,眼带桃花,目光闪烁,却又要故意摆出一副害羞的样子,装做无意的偷看小4与梦之哥哥.我笑,小妮子春心动了呢,你才多大?九岁,干什么摆出一副小女人的神态

    我不得不佩服这些人,明明都知道是选美相亲来的,可是却默契该死的好极了的只字不提.净说些有的没的,拖延着时间,虽有小4在我身边,可是白梦之那家伙也隔着个小空隙在我右边呐.这人时不时轻笑,时不时飘一两个眼神,都让我坐如针毯呐.

    忽然,那李老爷哈哈大笑道"此次前来厚礼没有备几份,倒是着我这爱女为白老爷白大少爷及众位公子们准备了个小节目,望各位还勿要见笑,呵呵呵"

    "哪里哪里'众人客套着好戏要开场啦

    "菲舞来,爹教你可不许省一点气力"

    "知道了爹,为白家叔叔哥哥们献舞,菲舞高兴极了,自当全力以赴呢"说罢巧笑着回身一福,裙摆飞扬,原来不知何时这姑娘已经换过了衣服,一身粉色轻纱束腰宽摆舞裙,越发显得这小娇娃粉啄玉砌,眉目含春.乐师早就准备好了,乐曲喜庆万分,李菲舞像个小灵似的在场间跳跃旋转,始终含笑,三叔都不禁为她着拍子,我浅浅啄着茶水,不以为意,毕竟在电视上见过更好的.一盏茶功夫,李菲舞面颊潮红微微喘着气停了下来,已经摆好了结束动作,大家也很配合的掌声雷动.

    接着上场的是秋小姐,也是舞蹈.她还不如李菲舞,步伐柔软拘束,倒是难得的好柳腰,能扭成各种角度我翻了翻白眼,看这些个 小Loli表演节目好无聊噢

    我借口去门口看看先生过来了没有,转身出了前厅.毕竟中秋佳节,月色还真是撩人.我缓步到荷溏之上玲珑竹桥边,手扶栏杆抬头眺望,漫天星斗如画,回忆在现代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妙的苍穹不觉嘴角上扬突然腰上一紧

    "父亲和叔叔们都叫你小公主呢"耳边传来的热气让我浑身一颤,是梦之!"快看看我们的小公主现在独自躲在这里被我抓到了"

    "梦之哥哥"我想离他远一些,可是他却靠过来,更紧的抓住我的腰

    "雅雅小公主可知道,"他故意更把身体贴在我粉背翘臀上,双手环住我的幼腰交叉握在我身前,"这两年醒之和我说的最多的就是你,还说父亲要把你说与他做媳妇"

    "那是三叔叔的戏言,怎可"我无效果的挣扎一下,便无奈放弃了,毕竟练武之人,我又不好大叫,现在只能全随他心情了

    "怎可信以为真是吗?"他打断我接下去,"我后来就想看看,这位能叫我兄弟不忘的仙女般的可人儿到底长什么样子呢?"他喷气在我耳边,嘴唇几乎碰到我的耳珠.虽说现在这身子年纪尚幼不辨情欲,只是这动作暧昧万分,让我不自在极了,这妖又道"然后,我看见了你,小丫头."他突然没有预兆的把我转了个个儿,趁我七荤八素之际已与我眼观眼,鼻观鼻.他伏下身来脸靠近我,我反的后仰,直到腰顶在了栏杆上,才发现我已经上半身悬空桥外,我轻呼出声只见他眉头微皱,道"你,有一双很美的眼睛,仿佛隐藏着许多故事让人着迷"他眼神灼灼,仿佛要望到我灵魂深处

    我深呼一口气后冷静说到"梦之哥哥,你可以放开我吗?".

    "呵"他突然笑了"你看,这像个七八岁小丫头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能说出来的话吗?"他故意把大手探到我腰下隔着我的丝裙抚摩我的嫩臀右手托在我腰下帮我支撑着悬出的身体重量

    "恩梦之哥哥,而你现在又像一个十来岁男孩子能做出来的行为吗?"从父亲到叔叔们没有一个人觉得我奇怪,他怎么感觉得到?莫非也是穿来的?这想法让我满脸黑线.

    "很好,除了冷静对待还知道反击呢,宝贝"他抚摩我翘臀的左手恶略的改为肆意揉捏,

    怒气蒸腾的我满脸绯红.咬牙切齿的道"爹爹还等着我回去呢,请放手,大表哥"

    他轻笑"宝贝,"把我扶起来,贴在他的前,扑面而来一种清香甘甜迷蒙的男味道,他手指温柔的梳着我披肩的发丝."真想看看你成年时的样子呢唔"他伸出温热的舌头刚要添我的耳珠,我用力踩了他一脚,看他变色的俊脸,我扬头露齿笑的一脸妩媚,"梦之哥哥呐可是雅雅并不看好成年的你呢,怎么办?"然后我推开他,继续踩过他那只受伤的大脚扬长而去,这BT,还真让人生气.

    我独自站在门边平息了好一会儿情绪才要进去,忽然先生的声音响起在身后"小姐何以站在厅外?"

    "回先生,弟子在等先生呢"

    "小姐等柳某?呵呵,怕是嫌里面无聊吧"这家伙真不够意思,每次都揭穿我.我讪笑着和他一起进了门.

    本来先生算是客人可以坐首位,可是先生执意不肯,只愿与我同席.想想也是,虽然他从未说过不愿出席什么宴会,但也从他偶尔神情瞧的出来,自是不爱与人虚与伪蛇,便说习惯和他的入室大弟子也就是区区在下一起坐着随意.随后便见白梦之步伐不自然的走了进来,瞥了我一眼,我冲他甜甜一笑.

    "雁儿刚才表演过了呢"南黎雁哀怨道"五小姐和梦之哥哥都没有观赏到"

    她父亲大惊,生怕让人误会了这是他宝贝女儿再向白梦之这妖示好,马上接口道"雁儿不必可惜,白小姐虽然没有听到雁儿的笛奏,可是白小姐师承柳先生,也可先邀白小姐抚琴,再等白小姐有空的时候指点雁儿一二.白老爷觉得好吗?"

    "南小姐不必可惜,等到闲时小姐自当可以单独奏给梦之和雅雅听."爹爹道

    小4推了我一把,我会意,冲先生一笑后道"承蒙南伯伯不弃,雅雅自当为众位伯伯伯母姐姐妹妹抚琴一曲.'小碧小月领着小厮们抬出我的"绯色"七弦琴,铺好玉色貂绒垫子.我撩起裙摆盘腿坐于之上,不理他们讶异的神情闭目微笑.

    悠然的萧声响起,悠远怅然的传来了过来.众人"咦"了一声,向外眺望,嶙峋的假山之上,明黄色的满月之下,先生长发儒衫随风飞扬,清萧如诉如泣,犹如仙人之姿,不分主仆宾客全体倾倒.

    我素手微拨琴弦,起音缓慢柔和,若有若无.厅中众人又"噢"的一声,终于了然,爹爹和叔叔哥哥们终于面露微笑,开始不住点头.我慢慢加入更多的旋律,时而萧声急琴音缓,时而琴音快萧声慢,犹如明珠落玉盘说不出的清亮和悠然.高潮的时候更是和声绽放如花,美丽的曲子展示着它的才华.我始终微闭着眼,嘴角含笑,清风浮动耳后的发丝,飘到我眉眼之上,我微微扬起头,露出雪白细嫩的粉颈,樱唇微吐:

    秋风清

    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

    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

    此时此夜难为情

    此情此景,这是我心中唯一飘出的句子我合着这练习了千百遍的曲子随意的唱了出来,只唱了这一遍也仅这上半阕.这却不是事先安排好的,属于临场发挥.

    待到一曲终了,我盈盈站起,先生也已缓步厅中.大家才掌声雷动,唏嘘不已.我与先生相视而笑.

    此后忽然大家都失了吃喝说笑的兴趣,本来要后我一个表演的沁蓝小姐也要压后几个舞蹈再来表演.归坐的时候先生问我刚才唱的什么,他在外面没有听的清楚,只知道似乎我了唱了两句什么,我把刚才说唱李白先生的三五七言说了于他听,他问我是不是还有下半阕,我又把下半阕告诉了他"入我相思门, 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 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 还如当初不相识."先生听罢,默默不语,似乎想起了些什么,我也不去吵他,微微一笑便转过头来.正对上梦之的眼睛,他的眼睛似深潭一样黝黑,我一惊,刚想移开眼神,他忽然抓住我的后颈在我耳边道"小公主别逃了,我等你"声音越来越低,松开我的时候还舔了一下我的耳坠.我不理他,迅速看了一下四周,大家都在看中央舞姬的曼妙歌舞,或交谈着刚才的琴萧合奏,看见的也只当我们在说话,只有南黎雁眼里闪过一丝翳,可是随即消失不见,我暗道"这年头的小孩子都不简单呢,都会隐藏情绪了."

    突然厅里又静了下来,原来沁蓝小姐在侍女的簇拥下已然走到厅前,她款款一福道"刚才听闻妹妹与柳先生的一曲仙乐,沁蓝都怯场了."大家都哈哈一笑,我琢磨这小丫头先自嘲缓解气氛好高明的手段,只听她又说"但想想几位妹妹都已经表演过,怎么说沁蓝也应该下来献丑,就当让妹妹和柳先生指点琴艺也是好的,机会难得沁蓝可不想错过了,这么一想就不怕了,哪怕父亲怕沁蓝丢了他老人家的脸不肯让沁蓝下场,沁蓝也是非要下的."原来她也是琴.好伶俐的口舌,不论她一会表演的如何,这女孩儿已经高人一等了.

    "胡说胡说"原老爷笑骂道,神情却是喜悦的,想必她女儿这翻话是合了他的心意.已经来了,就得下场表演才艺.下来比不过我又丢脸,不下来还不行,这原小姐一番表面谦逊其实暗捧我和先生的话语说的不温不火恰到好处,即使她琴艺输给我,也没人肯小看她的.

    我微笑,拭目以待,这样一个玲珑姑娘,能拿出手的东西未必就是差的.若是输也是输在没有我的老师出色,也没有如此老师来与她配合.再说,原沁蓝今天真正的对手,可并不是我

    原沁蓝跪坐琴前,唇边收起了浅笑,神态专著而认真.纤手一抬'铛"的一声,这时一个半大的小女孩快步至厅前,红色劲装抱剑于前,噢,原来是要剑舞.我又纳闷,音乐与舞蹈的差异在于,凡是有了舞蹈的音乐都成为背景音乐了呀,这突显她就相对困难了.随着原沁蓝的琴声,那小姑娘随即在厅中央舞开,剑光闪闪.人稚气却神情凛然,感觉很可爱又好笑,动作利落漂亮,十分难得.看了一会儿大家都感觉不对,这分明不是人在音乐中舞剑呀,这小姑娘却像是被原沁蓝的琴声所控般,音乐一个陡然,她就做些翻转困难的动作,音乐柔和,她的剑光也随即绵长,音乐急促,她的步伐灵动,音乐逐渐淡下去,她也慢慢的坐于地上扭身持剑做出了结束动作.

    我率先鼓掌起来,"原姐姐的好琴,让人佩服!"的确闻所未闻.

    "妹妹谬赞了,鄙小伎,让妹妹和柳先生见笑了"说罢微微一笑,转身领着地上的小女孩回了座位.原老爷也点头微笑好不得意.

    "原小姐好俊的琴艺,此艺也已经消失了许多年了呢."二叔忽然发话.原沁蓝举杯敬了二叔,浅笑着.

    我侧头看向先生,他道"小姐修琴年纪尚幼没有听过,刚才这原小姐使的叫——摄魂术,此术当年我和你二叔都亲眼目睹它的厉害,只要修为到家,让你往东便不能往西,是可怕的武功.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了,不想今天却在个小女娃娃的身上再现了想必这女娃娃还不知道这是种邪术,否则也不会在众人面前表演,火候也浅的很,摄不成人的魂魄.不知道她师承哪里"我和先生都皱了皱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