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06◆认亲

住家野狼2016-9-20 22:20:46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清早,我梳洗穿衣,才知道小4一早去见了父亲.父亲不过责备了几句说他让别人担心之类的也就放过他了,又让快马去给那票人报信这都是后话.

    小4回来一起吃了早点,他陪我去琴室等先生,我端做琴旁,他则歪在草塌上吃点心,我白了他一眼,他却说"你练你的,顺便让我见识见识我们家小小姐的琴艺"听语气很不看好呢~~~7

    先生进来,看见小4没说什么,却和我道"小姐等柳某,真让人受宠若惊"小4嘴边大大的笑容很欠打.

    ""我沉默

    "好,先把曲子给我弹弹看,还有没有错误的地方"

    一曲终了,先生说,虽然造诣尚浅,转音还不大灵活,但已经有些他的风韵和感觉了,我欣喜,要知道形似不如神似.这两个时辰,相"弹"甚欢.

    送走先生后,小4陪我在房里染指甲,不让小碧手,小4说要帮忙.无奈下只好应了,教他先用淡紫月季花汁薄薄的涂满指甲一小层,再拿特制的极细的毛笔用银漆沾了画在指甲尖边缘.小四这几年武艺没有白学,下手真的很稳,匀称极了,估计有美甲大师水平.小4看了看完成品,赞道"这花涂的这么薄几近透明,这颜色衬的指甲圆润健康还粉扑扑的,偏偏镶了银边,恩不错",又争着给我染脚指甲,却呵我的氧,我怕指甲花掉,不敢乱动只好拼命大笑和尖叫,小月小碧在一旁抿嘴笑着看我们在床上闹做一团.

    爹爹叫人来传午膳,我瞪了小4一眼赶紧整理衣服和他一同出去.一进厅堂发现三叔二叔都在,这可是难得的人齐全.三叔看见小4哈哈一乐说道"展风这孩子越发出落的俊秀了,只是这心急了点呐,就这么想念你三叔我?还是你爹或二叔?难道是咱们家小公主啊?"爹爹睨了小4一眼,小4脸红了一小下道"三叔教导的是"

    "呵呵,这意思是你三叔说对啦?"二叔笑眯眯的开口,小4脸更红了

    我怕他们再继续这话题让小4尴尬,赶紧扑到爹爹怀里道"爹爹呀,你看雅雅新染的指甲嘛,很好看对不对?"

    "你弄出来的东西一向好看"爹爹捏捏我的小手和小脸,浅笑道

    "哪天女儿也为二叔染一个,这和他气质很像噢"我坏心眼道.三叔看看我的手又看看二叔,暴笑出声.

    "小公主就会欺负你二叔,让我情何以堪呐"二叔装可怜呐~~"快过来让二叔抱抱,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才不要呢"我吐了吐舌头

    "女大不中留噢"

    "什么呀,二叔.这和我中留不中留有什么关系?"我被二叔从爹爹怀里接过去,用青胡碴扎扎脸,抽空向小4打了个眼色,让他赶紧入座."好了啦,二叔不要把口水弄人家脸上了啦"三叔笑到不行

    "林场你和你哥哥们功练的都怎样了?"爹爹问小4

    "回父亲,二哥武艺已经小有所成,师傅说他是百年一见的练武奇才,再磨练几年多些和人对决的经验很难不跻身于江湖排名之内."

    "恩,那倒不必,让你们练武的本意是强身健体,又不是与人打杀.但学有所长也是好事"爹爹着人给小4夹菜又道"其他人呢?"

    "就师傅观点大哥沉着老健,是难得帅才;三哥兵法谋略初有成就,武艺相大哥二哥却有所差距;梦之哥哥剑走飘零,奇招百出又漂亮好看,轻功也大有所长;醒之各方面较弱,也可能是和年纪身形较小有关,但天生准头难得,飞刀箭百步穿杨呢."听小4说到他的两个儿子,三叔眉飞色舞,大有欣慰之态

    "小4说了半天,还没有说到自己呢?"二叔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旁边立刻有侍女接下用过的方帕,瞟了爹爹一眼对小4满是鼓励

    "回二叔,展风不才,这三年只有轻功略微见长."

    "展风也莫要太过自谦了"三叔夹了个**腿放进小4碗里"上次我去林场,你师傅还说你用功刻苦,拳脚功夫扎实,兵器由爱用短刀.一分短一分险,若不是速度过人哪能灵活脱身,还没触到敌人身体早就被敌所伤.另外轻功尤其出色,和比你多修习两年的梦之比起来,当仁不让.想必以你现在的造诣入屋不提起一百分神,我都很难察觉."

    "三叔太夸奖了,兴是展风年纪幼小身子轻的缘故"小4脸又一红,看来很不习惯别人的表扬呢.爹爹略略点头,嘴角飘起来了一丝弧度.儿子还是自己家的好哇

    "爹爹你看,小4他是不是比往年成熟不少,说话像极了大人呢"我学着小4的神态沉声道"回二叔,展风不才"说罢咯咯的笑起来

    "雅雅,那是你四哥哥,没大没小"爹爹宠溺的拍拍我的头,我讨好的朝他笑笑

    "小公主呀,只有你这么幸福,没吃过苦头,"二叔喂我一口青笋"咱们白家的孩子从小就要这么坚强,他们在林场你以为就是学功夫吗?还要学课业,经商,兵法谋略,驭人之道.想当年你爹他像小4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小4崇拜的看着爹爹

    "行了,让展风多吃点东西吧"爹爹沉声,嘻嘻也是个怕人表扬的~“雅雅你琴练得如何了?”

    “回父亲”我学着小4道“先生已经夸奖女儿神似他老人家啦”

    “神似而形不似是吗”爹爹啼笑皆非,我吐了吐舌头~'随你怎么说,反正再临阵磨枪是不中用的了"

    ""大家无语都很无奈

    晌午刚过,管家派人来禀告少爷们已经进府,爹爹着我和小4去正厅.

    我挑了件缎面阔袖百蝶穿花滚银丝边的玫瑰色坠地长裙,没束腰带,头系同色飘带,散着发,汲着前包头银面粉底拖鞋,不施粉黛的和一身素白绣银丝牡丹的小4赶去迎接.小4牵着我的手走进正厅,原来大家早就到了,正在品茶闲话.我俩一进门,就都停下看着我,我想是了,这几位哥哥除了与我同来的小4和两年未见的醒之,其他都没见过我这个白家小小姐,五妹妹.我浅浅一笑,走到爹爹左边空位前站定,回身一福轻轻柔柔道"雅雅见过各位哥哥,各位哥哥在林场安好?"

    "这是咱们白家么女雅雅,你们妹妹,想必这几年也听展风和醒之提及"爹爹扶住我的肩往中间轻带"雅雅,也去认识认识你几位哥哥们"二叔优雅的呷着茶,三叔则满面笑容

    王总管走过来,"小姐请"走到父亲左边我位子旁边道"这位是咱家大少爷浩磊"

    "见过浩磊哥哥"我冲他一福,抬头看去,这大男孩五官深邃,英眉笔挺,自有一股霸气,一身藏蓝色袍子又说不出的从容犀利.怪不得都说他有当家人的风范.

    白浩磊优雅起身托起我的肘道"早听三叔说,小妹秀美可爱,灵气逼人,今日终得一见.叫我大哥即可"说着拿出一个致镂花红木盒子,打开来内是一枚深碧色的玉佩"前年南下得的,送于小妹做个见面礼.

    "雅雅谢过大哥"我接过做出可爱欣喜的表情,放入小碧手中.大哥微微一笑掀起下摆坐了回去.

    "这是二少爷午阳"王总管领着我走到白浩磊身侧的位置

    "雅雅见过午阳哥哥"这二哥皮肤黝黑,笑的时候露出一口极白的牙齿,可以去拍高露杰广告.留着少见的利落短发,却发质坚硬,立起,身着墨玉色长衫却看出肌鼓胀,总体来讲英俊的纯男五官,开朗的笑容,是个极品阳光男孩.

    "哈,雅雅叫我二哥哥就好,妹妹的梳发方式也很特别呢,和我一样都算异类."说着从腰间取下一个黑色皮套,打开一看,原来是把镂空金柄镶红宝石绿松石蓝藏石的匕首."不知妹妹你好不好武,没敢开刃,毕竟利器怕伤着手指,即使不拿来防身,留着赏玩也好."

    "谢过二哥哥"偶不想变肌女啦

    "这是二少爷的同胞兄弟,安阳三少爷"再次座便是三哥哥白安阳

    "雅雅见过安阳哥哥"

    "五妹就也称三哥吧"白安阳优雅起身,轻轻在我手上一托便把一枚白玉带红纹的扳指套在我左手拇指上,"这扳指兴许太大,那五妹留着镇书纸吧先"这三哥眉清目秀,极是白皙,嘴唇朱红圆润,笑容和煦,淡青色的长衫被他穿的由如仙骨傲童子.

    "多谢三哥,雅雅很是喜欢"白安阳微微一笑

    "四少爷展风"

    "雅雅见过四哥"没等王总管说完我就冲小4福了下去

    小4连忙扶起道"听你叫声四哥真不容易,还得托父亲和各位兄长的福"听到那边三叔已经不客气的笑了起来,小4嘴角也勾起个轻笑.相比叫那三位哥哥的气质面容,小4长得是最漂亮的,是那种痞痞的坏小子的样貌,庸懒的,把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感觉.手指修长有力,在我的手臂上轻轻的捏了一下

    "谁叫和你最熟嘛,你送什么给我?怎么早不见拿出来"我好奇他两手空空的随我来到这里,能从什么地方掏出东西来?

    "难道哥哥们有东西给你做见面礼的时候要我送你杯茶水吗?"小4睨了我一眼,从靴子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红漆点金长型盒子,打开我的手心放在里头,顺势以极低的声音说"回去再打开",接着扬声道"喏,还少的了你的?"我一抬眼,看见坐在旁边的三哥瞄了小4一眼,想必小4那句密语他是听了去的

    "谢谢四哥哥"吼,放靴子里

    王总管引我走到大厅右侧,二叔三叔下来是一位如玉美少年,嘴角似笑非笑,目光灼灼的盯着我看.果然王总管道"这位便是三爷的长公子,梦之少爷,小姐的大表哥."

    我微微一福,浅笑道"雅雅见过梦之哥哥"

    梦之握住我的手,"妹妹就叫梦之哥哥吧,表哥表哥的不亲呢."白梦之轻抚着我的手,端详道"早听说妹妹慧质兰心,这指甲染的别具一格,十分动人呢."

    爹爹在这我不敢说是小4染的,只好道"梦之哥哥缪赞了,女孩子的小玩意儿,不值一提"想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他却不放.这少年年纪虽小却有一股子邪气,凤眼微眯,美眸含韵,身形瘦削却不孱弱,如豹子般蕴涵着爆发力,略微低头,看见他抓着我的右手尾指上带着一枚纯金盘蛇吐信尾戒,蛇眼却是两枚极小的红水晶,妖艳异常.

    "妹妹不必自谦,从这不同与寻常闺秀的心思就能看出妹妹是个七窍心肝玲珑人儿呢"他嘴唇微启吐出这软绵绵的话语,自被他抓住的手指就传上来一股酥麻的感觉.幸好他也随即放开.

    "这是自制的香囊,比起众位兄弟的珍宝金玉并不值什么,但也配在身上也可保妹妹寻常毒物近不了身"说着递上一个黄绦子紫缎面的巧香囊来.

    "梦之哥哥到底想的周到,雅雅谢谢了"

    "小姐的小哥哥,醒之.小姐也是熟识的"王总管笑呵呵的说道

    "醒之,你这几年可好?道是瘦了一些呢"我笑吟吟的端详着小醒之,他一身贴身束腰明黄袍子,额上紧着一粒东珠抹额,背上还杯了个金漆大弓,越发显得他面若银盘,粉白出众,油小生的要命,却还是眼巴巴的望着我,像小时候一样.

    "雅雅,怎么就不称我哥哥?我还大你两月呢"他满脸委屈

    "你带什么给我?不会是点心吧"赶快转移话题,也十分好奇这家伙除了吃还有什么更要紧的东西

    "果是小妹了解醒之,往年他一哭,我们就哄他说下山去买御膳楼的点心才好过来"二哥笑道,也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只见大哥只是一抿嘴,略有些笑意.

    "雅雅,不是啦."醒之挥手,后头小厮拖着个一尺见方是锦盒走上前,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套致瑶瓷锁银边的碗,匙,碟各一个,另有一副乌木镶银边的筷子.

    "我就说,还是跟吃有关"二哥笑他

    "醒之谢拉,我很喜欢呢"不忍见他涨红了脸赶紧应承下来

    又品过一会儿茶闲话了一回,"好了,亲也认过了,礼也送完了,小子们都风尘仆仆的,也该回园子歇息歇息,准备出席晚宴."三叔叔欣慰的说到,"梦之,午阳,安阳梳洗一下就过来吧,也帮我们接待一下晚宴的客人"说罢众人散去.醒之快步上来拉住我的手,小4看见迟疑了一下也跟了过来,梦之临走还回头睨了我一眼,我一哆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