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05◆夜袭

住家野狼2016-9-20 22:20:18Ctrl+D 收藏本站

    我和醒之7岁,四哥8岁半,二哥三哥10岁,大哥12岁,三叔的大儿子白梦之10岁.

    爹爹已经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先生,先生这几天就挑了首曲子让我练习.我看着坐在对面用修长手指打着拍子的先生,问到"先生可知,咱们家中秋晚宴的用意?"

    "噢?小姐不知?"

    "爹爹并无告知弟子"这不是废话?知道还问您老人家?

    "恩"先生沉吟一下,"听闻这些天来,城内几家名门千金正在找高人指点乐器,舞艺,现谱曲子,我正不知何意,原来是今年中秋十五白家长公子白少主要预选下任当家母主了"先生声音平淡并无波澜

    "是大哥吗?可是大哥今年不过才刚刚一十二岁呀"我狐疑

    "下一任主母人选是需要从小便目测好,再加以训练的.其实我猜想能来的这几位娇客凭身家凭容貌凭才学都是白大爷早就熟知的了吧.有此一宴,想必是叫白大少先挑选一下有没有合心意的,增进一下感情,过几年就可以订下来了"原来是相亲宴

    "可是先生,大哥回来相亲,与我献曲有什么关系嘛"

    "小姐,你年纪虽小,可也师承于我,在这盎然城也是有所耳闻的.也是世俗所累,拜柳某人稍微的那点名声所致."先生说完摇头,想必是他这样的洒脱人物的不屑入市的傲骨.我是知道他是我二叔的好友,估计教我还是托了这关系的.

    "先生参加咱们中秋家宴吗?"

    "呵呵,小姐有可能献曲,柳某自当陪同."我宛然一笑.

    小4明天就要回来了我还真是想念他,比想念醒之更甚.不知道3年未见小4可还是原来那个样子.托腮盘腿坐在床前,继续琢磨着明晚需要的配件和衣服,大哥的几位媳妇候选人想必都打扮的花枝招展了,我就不用太招摇抢风头了,毕竟主角不是我,还是不要选用颜色太艳丽的料子了还真是麻烦呢

    "主子,时候不早了,歇下吧"小月帮我把睡袍带子紧好,小碧拿梳子帮我把头发梳顺说"明天柳先生晚宴前最后一次授课,小姐可别起迟了."罗嗦的丫头,我翻白眼,小月抿嘴笑道"阿碧说的是呢,小姐"

    "知道啦,你们也赶紧把明天要染指甲的月季花汁,和涂房梁的银漆准备好噢"

    "放心吧,都预备下了"又听小碧继续道"小姐真是怪,不用红凤仙染指甲用月季也就算了,拿画梁的漆做什么?"小月拉了她一把就一起出去了.

    夜半,床幔被轻轻掀起,从锦被一角钻进来个热呼呼的东西,顺势搂住我的腰.我一惊,正要起身却被压下"雅,是我."

    "小4??"天呐,这是假的吧

    "可不是小爷么"耳边穿来小4一贯庸懒的声音

    我一把拉开床幔,月光照在小4带着笑意的脸上.他,长大了不少,眉眼比从前的圆润略多了些棱角,额头上还带着一小块血迹,"怎么弄的?"

    "噢,别碰"他一把抓下我的手,"路上吃完了晚饭,他们客栈里歇一宿,我没等他们,直接回来见你了.林子里暗,树枝子划的"我赶紧下床喊人,小月合衣进来点灯一看吓了一跳,我才想起来,小碧小月进府的时候小4早去林场了.

    "这是你林场回来的四少爷,他走的比别人略快一些,刚刚到府."我睨了他一眼,他靠在软垫上似笑非笑"小月去拿药膏过来.告诉小碧打些热水来"

    "罢了,深惊半夜的,哪里那么快弄热水去,你和我去温池吧.正好我也出了一身汗."他拉起我就要走

    "你也知道深惊半夜的?"我抽出手,小碧给我披上起夜的袍子."这是不准备回你院子了?"

    "回去做什么?黑灯瞎火没人,服侍的小子还跟城外好几十里呢,要不是用轻功,你能看见我嘛."小4边说就边拽我进了园子

    "不从大门出去,你怎么往后走?我楼后头可只有荷花池啊"我还没说完,小4把我拦腰抱起,轻声道"抱住我脖子"就直接快步轻飘飘到了墙上,我连忙搂住他,又一跃到了温泉池边."这不省事多了,几年没见你到重了不少."我连忙下来,白了他一眼"废话,又不是胖了,是长身体嘛."他走到池边就开始脱衣,一件件扔到草地上,本来小小的身躯现在居然有一些可以称之为肌的东西,他留下亵裤直接跳进水里,倒溅了我一身,我正跺脚,谁知他游到岸边反手就来拉我,我一个不稳跪坐在池边,头发铺了他口脸上都是.小4没有推开我,倒把脸枕在我腿上头窝在我怀里轻声叹气"雅雅,雅雅,你可知道我有多想念你.谁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拼命练轻功,只道小爷天生好苗子,谁知道我只是想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下山来看你"我轻轻抚摩他的头,把他发带拆开用手指进去轻轻梳理"我也想你啊,你都不知道我过的有多无聊噢,我的醒之弟弟还好吗?"

    小4漫漫退进池子说"回来就问醒之,那家伙从小到现在一直喜欢哭,不知道是不是娘们上辈子托生的,二哥一见他哭就头疼.还好我早习惯了"我咯咯的笑起来,看见小碧小月拿着东西过来了,我从小碧手里接过软巾给小4清理着伤口,小月把药膏放下就和小碧一起收拾着地上的衣物,我吩咐"把衣服拿去四少院子,顺便带干净的回来,然后就直接回咱们家吧,我们也这就回去了,"

    看她们远去,小4说"你这两个丫头也够伶俐,听主子的话把脏衣服拿走了,也没想想一会儿我穿什么出去."

    我想想也是,笑的不行,"是我没考虑周到,那四少就只好穿妹妹的袍子出去了"小4无奈

    "下来陪我洗"

    "不要,没衣服换"

    "那坐这给我擦身子"

    "你使唤我"

    "使唤使唤怎么拉?我为了你连头都破了"

    "好啦好啦"

    等我俩折腾回去刚好敲2更.小月小碧掩了床幔吹了灯就退下了.小4躺在我边上,拉着我的手,头枕在我颈窝脸磨蹭着,嘴里碎碎念"雅,真想不走了呢"就那么睡了过去,我微笑,方才见他听他说话,这3年来人倒成熟了不少,褪去了许多稚气,直到现在才又象个不到10岁的孩子,想必这几年不在父母身边,林场的师傅又对这些个少爷一视同仁,很是辛苦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