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04◆童年3

住家野狼2016-9-20 22:19:53Ctrl+D 收藏本站

    前年过完年醒之就被爹爹和两个叔叔送入林场,不管他哭的死去活来,硬给塞进林场的轿子,哭声惊天动地的一路延伸下去,闻者闭户我真不知道是该哭或笑

    而爹爹也和我说,5岁了要不要选择学点什么.

    我想了想,以前的时候我最遗憾的事就是没有去学音乐,所以开口和爹爹要求要学琴,爹爹笑着着我披在肩膀上的头发说"好啊,爹爹的小才女"我不喜欢绑头发,麻烦不说这年代没有离子烫,每天绑起来放下来的时候会有印子的,那可怎么办呀

    5岁生日过完的时候爹爹带了几个7,8岁的清秀小女孩来到风月楼,让我挑几个做侍女,我挑了一个眉心上有粉红胭脂记的和一个眼睛明亮敢于直视我的,分别把她们取名小月与小碧.白碧白月呵呵很是清新噢~爹爹又说等我再长大一些的时候就分一个影卫给我来保护我的安全影卫?我郁闷,是那种不分白天黑夜躲在暗处窥视你的人吗?

    踱步在园子里,小碧小月跟在后头,这两年来没有醒之的没有小4,过的还真是无聊两个小侍女还算贴心,小月温柔体贴小碧狡猾的可爱,虽然才比我大一两岁,可是还是小孩子,虽然有时候也没大没小的和我笑闹,但是心里是必然有所顾及的,我也不强求,这个有阶级的时代里多一些尊卑主仆之分对她们也是有好处的,不至于忘形而遭殃,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把这玩意儿看的不重要

    院子里鲜花夺目,回廊游池,只不过不符合我的审美,忘记说了,我没穿过来之前大学4年念的可是设计,只不过是广告设计呵呵.这院子美的没有个,等我想好了一个方案一定要按照自己的喜好改造一下,毕竟这里要伴随我很多年.

    见远处渠水会籍流出墙外的地方氤氲一片,在清晨中带者微弱的雾气,我半眯着眼睛,想像着在这夏天还能出现水蒸气的原因,难道是

    赶过去手往水里一探,吓了小月一跳"主子,你这是"果然,是温水"小碧,你去找王总管,告诉他不忙的时候过来风月楼一趟."小碧大眼睛眨了几眨,却什么也没问,答了声是.

    "主子,别玩水了,好不容易起了个早,梳洗一下吃点东西,先生也快来了"小月拿出锦帕轻轻把我的手擦干

    "也好"是呀,我的那个先生最不耐等人了,偏偏我又最爱懒床,谁奈先生坚持早晨授业呢?每每眉头微皱的见我迷迷糊糊的被人搀出来,眼屎还没有擦干净呢若不见我真心修琴,怕也不顾爹爹的脸面早就拂袖而去了吧嘻

    吃完了教养麽麽端来的鱼丝粥和点心,小月替我挑了件丝织宽摆桃红长裙,没束腰带光着脚散着发来到琴室,一身青衫的先生早已端坐好了,手里拿着琴谱见我来了抬头睨了我一眼说"小姐今天气色很好,人也规矩了一些"挖苦我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清秀脱俗,先生请了"他嘴角飘过一抿笑意,开始授课.我不喜跪坐,一直都是像先生一样盘腿而坐,他也不拘泥,说怎么坐着是为了舒服抚琴,计较那么多规矩未免太束缚,也无趣的很.那时候我就觉得这家伙虽然古板却也是个洒脱的家伙,算是对了胃口.

    我恭送先生出门,见着了一直在外面等候的王总管,请他进到室内命小碧奉茶,他连说不敢不敢,侧身坐下。

    “王总管,我后园的活水可是温泉水源?”

    “回小姐,小姐后园的池塘水是府里明川的支流,算不得温泉,可是小姐后院墙外却着实有眼温泉水,支流导出园外的时候经过泉线地上,所以稍微带了点热气。”我点头命小碧好生请了王总管出去。家里居然还有温泉,好意外也好兴奋,不知道是否可以据为己有呢?在园子里建一个日本室外汤?呵呵呵呵

    今年满7岁的时候爹爹另给我请了两位授业的夫子,分别教习语文和数学。这就是经商家里的小孩的额外负担了,我明明记得其他穿来的姑娘只要学习诗词就好,怎么到我这就又多一项?这样我每天没心没肺的无聊生活里又多两项消遣。算数是难不倒我,可是让我学文言文就很郁闷怎么脱离共产党教育之后还得背古文阿课堂里没有其他学生,无法打瞌睡~而且我讨厌摇头晃脑,拉了小月小碧来伴读,这样作业也有人可以当枪手了,哈。

    午后,阳光温和,我侧躺在凉亭里,支着脑袋,下面池塘里潋滟的微波,粉莲遍开,空气中带着丝腥甜。小碧给我摇着扇子,已经闭着眼睛开始乱晃,小月把芝麻炸得油混合膏香料蛋青和研成粉末的黑芝麻做成的锔油膏抹在我头发上,再拿篦子一下下篦着

    可是有时候还是寂寞。不知道小4和醒之这两年怎么样了呀

    “我的小公主在想什么?”

    “爹爹”我回头,一脸温柔的爹爹轻轻捏了捏我的鼻子,小月拧了小碧一把两个丫头欠身福了说“老爷”爹爹接过小月手里的篦子亲自给我篦着头,叫小月去取了冰镇酸梅汤来。

    “小公主刚才在想什么那么出神?”

    “雅雅在想许久没有见过四哥哥和醒之了”

    “噢?说起来连醒之那孩子也上山了两年久啦,上几个月你三叔从林场回来说老四这三年别的功夫平平可是轻功倒大有进益了,想必是个人还是有个人的缘法。只是醒之那小子还是跟大姑娘似的,还得再摔打摔打。”爹爹唇盼挂着温和的笑意,虽说从来不去探望哥哥们可心里还是惦记的,“怎么?咱们家小公主没有人可以欺负玩耍觉得日子过的无聊了?”

    “人家哪有?是兄妹之情啦”我拽着爹爹的袍子嘟着嘴撒娇.“那别的哥哥都是什么样子的?听总管说哥哥们在山上除了武艺也还是要学许多课程的呢!”我大眼睛眨巴眨巴。

    “哈哈”爹爹大笑起来,“爹爹的乖女儿啊,我知道你不愿意跟朱夫子学那什劳子做学问,可是大家里的女儿还是要能识文断字的,不说跟别人家的千金小姐比什么,以后看咱们家的账本也是需要识字呀。”

    “哎呦爹爹,人家又没说不学,只是我又不考功名学那些之乎者也做什么? 不如给女儿讲些风土人情,明川大山的故事听听来的有趣。”其实我是对这空间还一无所知。

    “看来小公主襟辽阔啊,想想不免让爹爹老泪纵横”见我狐疑的望着他,轻笑着说“我怕咱们府里这小园还关不住你呵。”

    “爹爹不怕,雅雅无论到哪都带着爹爹同去”我天真道,顺势爬到爹爹怀里,贪婪的吸取爹爹身上清新的香草味道。

    小月端着托盘回来,纯银打造的托盘上盛着一块削好的冰块,冰块上坐着的银碗里装着殷红色泽的酸梅汤。爹爹抱我坐下用小匙一匙一匙喂进我的樱唇里。"说起来小公主还没见过别的哥哥们呢,你大哥这几年越发沉着了,已经像个少主;你二哥子较急躁,但武艺是最好的,人也憨厚;老三虽说和老二是同胞兄弟,心却差了十万八千里,你二叔和三叔都说他应该去考状元呐,呵呵,书念的是最好的。”说完还睨了我一眼,我吐了吐舌头。“还有你醒之哥哥的大哥,梦之。那小子像你二叔多过像你三叔,风流种子,林场下人的女孩子,小丫鬟们都爱围着他转,小小年纪就出落得白齿红唇,比大姑娘还漂亮。”爹爹略微摇头,可眼睛里却全是笑意。

    “雅雅有那么多哥哥,真想都见见。可惜还要等上好几年呢”真是可惜呐。

    “嗯也好,中秋佳节就快到了,也该团圆团圆了。而且那件事也该看一看了”爹爹沉吟一下,把银匙放进小月的托盘里。

    “那件事?哪件事?”我睁大了眼睛。爹爹拿过锦帕为我拭擦嘴角的果汁。

    “到时候我们请几位小小姐来做客,让我们家的小公主也看看别人家的小姐们都是什么样子的,免得在家闭门造车成了个小霸王,呵呵”爹爹狭促的一笑,看着我气愤的小脸,一个吻落在我额头上。我顺势搂着爹爹的脖子闹到"爹爹笑话雅雅,雅雅不依啦”爹爹轻声笑着,拍拍我的背,提起地上的锦缎小拖鞋单手搂住我就往睡房走去,一边吩咐小碧先去给我打水把头发上的头油洗掉。“你这个鬼灵就喜欢弄这有的没的,这什么锔油膏,这什么只脚背上两条带子的鞋子稀奇古怪。这两个月也跟先生把琴好好练一练,人家小姐们可都要表演才艺的,不好说就没人让你来一个,别让人笑话了。”

    “为什么表演才艺?不是客人吗?”中秋节难道还搞比赛?

    “别问那么多,照吩咐做,到时候就知道了。”故意板着脸到了楼外爹爹把我交给教养嬷嬷就跟已经找来的王总管出了园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