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02◆童年1

住家野狼2016-9-20 22:19:1Ctrl+D 收藏本站

    婴儿时期就在我吃了睡睡了吃被人抱来抱去中度过了(原谅作者的懒惰吧)

    期间弄明白一些原则问题,比如这是啥国家,啥朝代,我们家啥生活水平等等.

    首先这是架空,这地方叫"大瞬国",而且人们属正常,不是女尊男卑,我家姓白,属于国中比较正常的一般富裕家庭,不是皇亲国戚,不江湖豪侠,普通商人,家里贩卖木材起家,在东北也算小有名气,家中主事三人,分别就是大当家俺爹,二当家俺二叔叔,三当家俺小叔叔.年龄不祥,基本在25到35之间晃悠.名字还不清楚,基本他们以"大哥,二哥,老二,老三"相称,而下人还没人胆着大到直呼主子名讳.另外哥哥N个,我说他们那么希罕我出生呢,原来这叁人生的孩子都是男孩,因为算命的说白家没有丫头命,是没有丫头命,就我一个,确切的说还不真正算是他们家的我,来自另一个时空属于异类.

    亲哥哥我有4个,也就是我爹爹的儿子,还真能生- -|||表哥有两个,都是我三叔叔的孩子,而我二叔叔并没有子嗣,要不是后园中有他的2房小妾,我肯定以为他是个玻璃.确切的说我的亲妈是我爸的大房,只不过是生意对头家的女儿,娶到家中5,6年了并无所出,我是头一胎,还因为生我难产死了,我是被剖腹产出来的,听三叔叔对着我自言自语的时候说,还是我爸亲自主刀,容许我汗个先,等我会说话了一定先问他:大哥你干过吗以前,还真敢下手啊你我妈是一完全版商业间谍,假装不识字,没少偷看我爸账本商业机密啥的,听说开始那两年家里莫名其妙的就被抢走客户,后来还是我英明神武玉树临风的爸爸发现了她,二叔叔故意做假帐给我外公家偷看,才扳回一城.现在家里没有当家主母,由大管家的老婆代理,家里的姨太太们,只负责争宠败家和生孩子,但是全部住在后园,主庭都是正牌主子住的,像我住的小园就是离我爸的"轩然院"最近的,名字很扇情"风月楼",但是我喜欢.哥哥们从5岁起都要被送到山上林场去学功夫,现在在家的孩子只有3个——1岁的我,2岁半的四哥,和比我大两月小叔叔的小儿子,醒之.

    家里的大人都是偏疼我的,还好那两个小家伙还P事不懂,我四哥听丫鬟聊天说很有我二哥小时候的风范,风里来雨里去的,浑身没一会儿安静时候,这在现代一定叫多动症.而醒之小弟弟就比较简单,无论是饿是困是冷是热一律以哭代表~~我撇撇嘴,无视,我要做个乖巧正常的小孩子,免得被人觉得奇怪,什么2岁能文3岁能武的,那不是怪物?哪有那么多天才?

    我和醒之午后被安排在一起玩耍,其实两个一岁的娃娃能玩个虾米?我仔细的瞧着醒之流着口水撅着屁股跪在床上双手把着个大橙子往嘴里使劲的塞,橙子的个头比他嘴巴大N倍,醒之的口水顺着橙子流到了芙蓉花色的被子上,拖出了一痕清晰水迹我朝雕花的床顶翻了个白眼,伸脚从正面朝橙子连带他的大头踹了一脚,醒之抬头看了看橙子又看了看我,嘴角一扁,哇的哭了出来,丫鬟被这魔音灌耳从她们的八卦探讨中唤回,看我乖巧无辜在坐在半米以外玩自己的手指头,而醒之则哭的鼻涕都流过了小嘴 一阵孩提哭闹,众人手忙脚乱中我抬眼往向窗外,现在除了哭我尽量不说话,只是分不清说虾米韵律单字单字的蹦,可是醒之高亢的童音实在比一千只小鸟在叫更让人疯狂,我爬过去,看着已经被清理干净的粉呼呼的小脸,鲜艳又水亮的唇瓣,无辜的大眼睛泛着潋滟的泪光,这很可爱呐我捧住醒之的脸蛋,凑近他再近些然后一个湿呼呼的吻落在了他的嘴角上嘹亮的哭声慢慢终止,反而兴奋的双手揪住我的耳朵反扑回来对着我的小樱桃嘴唇就又是吮又是咬的,估计这孩子饿了,以为吃饭的点儿到拉?我死命的挣扎起来,要摆脱这牛皮糖,我轻薄你是一回事被你轻薄是另一回事嘛可惜却被他小胖身子压倒在了下面这小子有当情圣的本事我怒丫鬟们从开始的惊讶到现在的笑成一团,纷纷上来想要拉开我们.忽然身上一轻,我抬眼一看,原来小家伙被爹爹提着衣领拎了起来随手丢到问安的丫鬟怀里,醒之还不安分的伸出小魔爪朝我的方向挥舞着

    我被爹爹抱起来,小短手圈上爹爹的脖子,还带着醒之口水的嘴巴就"啾"上了爹爹的下巴.爹爹朝醒之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对丫头们说"告诉三爷,饿这小子两顿",呵呵呵,我的帅爹爹,我得救啦~

    其实我的这个爹爹长的并不十分漂亮,和美人二叔没法比,也稍差了开朗的三叔一筹,但是爹爹自有一种潇洒帅气的味道,他话不多,脸色也总是紧绷的,家里的下人包括两个叔叔都是十分敬畏他,或者可以理解成怕?爹爹是个很酷很有男人味的男人,刚好是我稀饭的类型.爹爹的手十分的漂亮,修长,有力,干燥,并且骨节匀称,不知道他的妻子和妾氏何其有幸,被这样一双完美的手抚该是多么的另人颤栗

    "小公主以后想做些个什么?"爹爹抱我走进园子,轻拍我的背,声音温柔如水,原来这样的爹爹只有我能见到,"小公主想跟大哥一起继承家业吗?噢不不,那样也太辛苦了"

    "哈哈,大哥,咱们可以给小公主找个体贴漂亮又有学问的小女婿来给她分担,小雅雅每天锦衣玉食的什么也不用做,噢,最好还是上门的,这样小公主永远就也不离开你啦哈"我三叔从后面跟了上来,后面的丫鬟怀里还抱着醒之,那小鬼还是一脸无辜的流着口水,"噢,要不嫁给咱们醒之,反正听说亲也亲啦哈,噢那个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大哥你说是不是"爹爹头扭向后面,没看见他的表情,总之不能太好看,否则三叔也不能那么诈媚,"没事好好教导你醒之"爹爹酷酷的说完抱着我头也不回的走了,可是我是乖宝宝,还从爹爹肩膀上冲着三叔傻笑以示告别.三叔抓起醒之的小胖胳膊冲我挥手

评论列表: